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Jack×Ianto】You will be found.


*
*
*

上校随意走进了一家酒吧,现在像这样的酒吧随处可见。有人说这是人类扩张后最伟大的贡献。

“麦卡伦。”

他没有看酒保一眼,只是惯常地点着单。只是那一排排的大麦早已不再,地球也化作尘埃,或许脚下的星球还拥有着太阳爆炸形成的元素。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对任何一个还存在的“人类”。

就像这杯号称百分之百还原地球风味的酒,是不是又如何呢。

*
*
*

“你听说了吗?”

“谁没听说呀!”

“说起他,也算是传奇人物了。他这一死……唉。”

坐在黑暗阴影中的上校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最近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关于face of boe的事,他的死讯成了银河系乃至全宇宙最大的谈资。

不仅是因为他长久的一生给了大家无数可以谈的八卦,更是因为他的死亡还让整个宇宙笼罩着一层万物终有时的感伤,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有了唏嘘不已的权利。

“讲真,如果我能活那么久,真是放弃什么我都愿意。”

上校笑了笑,如果让他给不会死的人建议。

规则1,别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不过,你听说了吗?他的死,还和那位有关系呢。”

“哪位?哪位?”

“就,那位。除了他,还有谁走到哪,哪死人。据说,face of boe 死的时候,他就在眼前。”

“我的天。”

两个人的谈话还在继续,从时间大战一直到“现在”,把“那位”的“功绩”可是好好地咀嚼了一番。

直到半夜才摇晃着走出酒吧。

刚一出门,其中一个脸上就挨了一拳。

上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博士,又或者为了自己?

当对方的拳头回敬在自己脸上时,为什么打架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方虽然有两个人,但也不是上校的对手,他在两个人都倒在地上的时候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忽略了地上人怀里的金属。

“砰!”

他低头看了看贴近心脏的伤口,笑了。

如果这就是他渴求的结束……

但是又有谁敢称神聆听他的愿望。

*
*
*

规则二,别陷入爱河。

上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次次沦落和受伤,却一次次又跌进去。

不同于身体上留不下任何伤痕,心底,如果能看到,只怕是一堆烂泥。

这次的死亡似乎异常沉重,花费他许久才清醒过来。

过了好一会,他才意识到这次自己没有死去,伤口上的痛来得汹涌。

他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居然有点让他想起那个男孩。

视线一低,看到旁边放着的水果和刀。

长痛不如短痛。

他恶狠狠地举起那把刀来。

“我千辛万苦把你拖回来不是让你死在一个更干净的地方。”

他抬起头,仅一眼,眼泪就落下了,那么汹涌,那么自然。

他想了想,是那个男孩吧。

那个曾经让烂泥上开出一朵花的人。

*
*
*

“Ianto?”

“对,这是我的名字,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是他,上校毫无道理地确信。不是克隆,不是复制人,不是一堆诡异的橡胶,就是他。

“你死了。”

而且把那朵花带走了。

“我不是很确定这一点是真的。”Ianto低头笑了笑,伸手捏了捏上校的手。“你看,热的”

上校撑着身子起来,在摔倒前够到了窗前的桌子,猛地拉开本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帘。

伦敦。

他回过头,拥抱上了手足无措试图帮忙的男孩。胸口传来疼痛,他却只希望再痛一点,再痛一点。

*
*
*

上校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无数年以前,无数光年以外。

但是当他坐在床边看着Ianto笑得一脸灿烂时,他不在乎。

他只想在他身边再多待一会,令他惊讶的是,Ianto竟然也默许他住下。

“女朋友?”

“对,她叫Lisa。”Ianto几乎是窘迫地回答。

“你一定很爱她。”Jack没有感觉到嫉妒或愤怒,甚至感到了一种恬静。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Ianto和Lisa在伦敦幸福一辈子。

为此,他可以舍得Ianto看向他的目光。

*
*
*

“他受了重伤,我不认为把他带回基地是一个好主意,他已经在慢慢信任我了,我一定可以套出博士的消息,再给我一点时间。”

Jack在黑暗中静静地听着,他怎么忘了呢,他的男孩是伦敦火炬木总部的人。

Ianto汇报完,回头却看见上校已经坐起来了,一点霓虹灯冲进房间打亮了那张脸。

虽然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出头,Ianto却有种那人已经历过太多的错觉。

他走近了一点,看到了上校手中的枪,那是他的配枪,平时收在抽屉里用来防身。

Ianto下意识举起了双手,全身都紧张起来。

“砰!”

出乎意料的,他看到面前的人自杀。

更出乎意料的,那人吸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站起来,连之前的枪伤都愈合了。

“我看了一眼日期,之前我一直不敢,但是我想,到了我该走的时候了。”

Ianto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所以,从你的那通电话听来,是博士送我来这里的?”

“是。我们检测到了Tardis活动的踪迹,追过去就看到你躺在地上。”Ianto下意识地回答

“嗯”

“I'VE FAILED YOU”

“什么?”Ianto有些跟不上。

“我是时间穿梭者,想来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会在未来再见的,那时的我让你失望了,很多次,我让你伤心了,很多次,我……我目睹了你的死亡却无能为力。”

还有,还有那些不能宣之于口的:

我在和你跳舞时看向别人,我把你的爱当做理所当然,我忘记了你是会死的,我让你死在我的怀里。我直到你死去才意识到我是那么爱你。

但是我不能说。我不能告诉你。

“Ianto Jones.”好在有一点我是可以说的.

“I love you.”

窗外响起了无比熟悉的轰鸣声,上校从窗户看了一眼,眼角的一点晶莹似乎闪烁出了整个伦敦的灯火。

他深吸一口气,跳了出去。

Ianto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走到窗前,只看到了Tardis消失在伦敦的夜里。

窗前桌子上几滴眼泪迅速消失在风里,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
*
*

Ianto在Jack走后,发现了一封信,警告了他即将到来的战争,告诉他要尤其保护好Lisa。

因为他的提醒,Ianto提前赶到,Lisa没有完全转化成赛博人,只是进行了一半。

因此,他决定前往火炬木第三分部。

也因此,在又一个普通的早上,上校听到了一声

“咖啡?”

*
*
*
Their story never ENDs.:)
*
*
*
一点废话

【You will be found】这首歌也许只是Evan的一个谎言,但是当我决定相信这个谎言的时候,它是不是谎言又如何呢?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