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燃烧 | Icarus (上)


来自 @aa 的点梗,黑帮大佬麦×小警员雷

抱歉分了上下,这部分已经写好一周了,纠结了一周该怎么结局还是没想好。就先把这部分放上来吧。

重要角色死亡预警(不是麦和雷)

*
*
*
酒吧里塞满了人,这些人都在聚精会神地跳舞喝酒搭讪,仿佛其余的世界并不存在。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从酒吧墙边走过。

他和周围格格不入,衣服穿得一丝不苟。每一步都是优雅而从容,音乐声冲击着他的耳膜,没有激起任何反应,一丝呼吸都没有扰乱。

只是在闻到空气中微不可查的呛人味道时,他决定将手放在了大衣口袋。这只手还留有硝烟的痕迹。

他经过形形色色的在跳舞的人们,皱了皱眉头,他向来看不清这些人的表情到底是极乐还是麻木。

他走的方向是酒吧后门,厚重的门关上时,压下了所有的嘈杂,但压不下他的睥睨和恶心。

凭什么他们活着!

酒吧后门连着一条昏暗的小巷,没走两步的Mycroft就听到身后有手枪保险打开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就被按在墙上,双手被反剪,腰上顶着枪口。

肩膀隔着大衣还能感到墙壁的寒冷。更加冰冷的手铐环上了他的手腕。口袋的手枪也被强制拿走。

“你叫什么名字?”

“现在警察抓人都是这么乱撞吗?”

“别废话,名字。”

“Mycroft,Mycroft Holmes.”

“Mycroft Holmes 我现在以非法持有枪械罪逮捕你,你有权……”

“你有权继续说下去,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另外一个冰冷的女声接着话头说下去,同时,一把枪直直地顶上了这位警察的太阳穴。

警察皱了皱眉,不甘心却无可奈何地举起了自己的手。

枪随即被女人夺走。

Mycroft活动了下被放开的手腕,坦荡荡地迎上了警官愤怒的眼神,伸手进对方的大衣里,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枪和警官的证件。

低头看了一眼证件,饶有兴趣地念着:

“Greg Lestrade ”

Mycroft挑了挑眉继续说

“很高兴见到您,但我现在要走了,十分抱歉给您带来不便。 ”

Lestrade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和黑色的外套一起融入黑暗中,仿佛鬼魅。

*
*
*

一周后

Lestrade试图忽略拼命在叫的手机,昨晚他值夜班,这才刚睡下,竟然有电话打来,接了就听见对面的人急匆匆地说:

“Lestrade,总督察找你,快过来。 ”

Lestrade胡乱地应了一句,又趴回枕头上。

总督察找他???他想不出来是因为什么,难道还是因为一周前丢了自己的配枪,不是已经受过处分了吗,再说那也不至于要总督察来问话吧。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制服,他只是一个制服警员,他上面还有探员,探长*,然后才是总督察。

他揉了揉发痛的眉心,认命般坐起来开始套衣服。然后在一堆脏盘子里勉强翻出一个杯子洗干净,喝水般灌完两杯咖啡才出了门。

Lestrade进入总督察的办公室还是有些怯场,倒不是因为害怕总督察。而是面前的阵仗:总督察旁边坐着一个探长,两个人眉头紧锁,空气中都弥漫着压力。

Lestrade坐在两人的对面,等待着他们先开口。

“我们今天找你过来,是因为你的报告里提到的一个名字:

Mycroft  Holmes……”

“是的,一周前我路过酒吧看到他手上有开枪的痕迹,就想把他带回来,不过我觉得可能Mycroft Holmes可能是假名,因为我收他的枪,枪上刻着

SH.”

Lestrade面前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由总督察继续跟他讲:

“那并不是假名,那是……。”

他们递给了Lestrade一份档案,封面上写着

Sherlock Holmes

“……Mycroft的弟弟Sherlock的枪。”

“我们前几天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尸体,查明身份后,是伦敦一个贩毒的。他曾经是Sherlock Holmes的毒贩。今早这个毒贩的尸检报告送来,通过弹道轨迹记录,杀死他的枪就是Sherlock的枪。”

“我不明白……”Lestrade不知道为什么Mycroft要拿Sherlock的枪杀人。

“Sherlock的尸体在将近一年前被发现,死于吸毒过量,他手里拿着一把枪,墙上还有射击的痕迹。

Sherlock死后,Mycroft来过,坚持他弟弟是被谋杀的,他在高层有些影响力,所以我们就立案侦查,但是什么也没查到,就还是按照吸毒过量结案了。”

总督察似乎想起什么太过痛苦的回忆,他的眼神好像在说他已经不在这个房间而在一年前。

旁边的探长继续话头说下去:

“那把枪当时也曾经作为证据存留在警局,并做了弹道轨迹测试。”

“那把枪又是怎么到Mycroft手上的?”

“Sherlock的案子结案后的第二天,所有关于他的东西包括他的尸体全部从警局消失”

Lestrade皱了皱眉,

“所以,是Mycroft在报复毒贩了。”

“没错,除此之外,这个毒贩从不吸毒,但在一个月前突然染上毒瘾,他吸毒的剂量甚至被人完全掌控。一个月内,就已经没有人形了。”

总督察又递给Lestrade一份文件

Mycroft Holmes

“他做事滴水不漏,没留下任何证据,但是,那个你遇见他的酒吧,可能就是第一案发现场,说不定我们能找到些什么。”

Lestrade看着两个人,却不认为他们是对的。

Mycroft既然给了自己真名,只怕是有十足的把握。

*
*
*
*
一个月后

一场大雨来得突然,没有带伞的Lestrade缩着脖子,勉强用衣领遮挡一点。但是他不能冒离开的风险。

最近的躲雨地点就是自己停在大门外的车了,那里太远,可能会看不到这里。

想了想没有什么别的选择,Lestrade就继续在原地淋着雨。

同样接受雨水冲刷的,还有他面前的墓碑

“Sherlock Holmes”

一会,一个打着黑伞的人走近了,依旧穿着黑色大衣,黑色皮质手套。

“你等在这里三天想要干什么?”

“我想尽快和你取得联系。”

“这又是为了什么?”

“我想……我需要知道,是不是你杀了那个毒贩。”

“您是在审问我吗?”

“不是。”

Mycroft低头考虑了一下,再抬头,Lestrade恍惚间以为自己见到一个完全不同的Mycroft。

“脱。”

“什么?”

“你想知道答案,就把外套脱掉。”

Lestrade反应了一下才理解了Mycroft。

雨依旧下着,是电子设备天然的克星。

Lestrade将自己湿透的大衣扔到地上,蓝色的衬衫几乎是立马被浸湿,比先前更加狼狈的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下一秒,黑暗的光就笼罩了他,他抬头看了一眼雨伞,又看了看给自己打伞的人。

没来由地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

“是的,是我杀的。处决式,他跪在我面前,子弹从額心穿透。”

“前几天港口的毒品交易是你阻止的?”

“是的,无人伤亡。”

“我知道。你现在,算是黑道的一把手了?”

“是的。”

“这都值得吗?”

“这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我已经没有什么选择。”

Mycroft的声音比雨水还要冰上两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真名,那天晚上,在酒吧那天晚上。”

“难道你们在酒吧找到任何线索了?”

Mycroft听起来居然有些炫耀的口气,Lestrade爱死了这个口气,至少,他还是有感情不是吗?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现在Lestrade听起来也有点骄傲了,这是因为他猜对了。

“那……接下来呢?”

Mycroft的眼神闪了闪,

“我还有事情要做。”

“让我帮忙吧,如果我能帮上。”

Lestrade说完就看到Mycroft的眉头皱了起来,带着解剖尸体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并不是什么支持法外制裁的疯警察,事实上,我认为法律是最有效的……直到遇见你。我翻过你的档案了,你做到的一切是伦敦警察几年甚至永远也达不到的。”

“所以您想维护正义?”

“不,我……我见过……我见过一个人的悲惨最终沦落为别人的笑料或者谈资。我对正义没有兴趣,只是不能忍受那些混蛋拿着别人的生命当游戏。”

雨停了,阳光几乎立即就照耀下来,Mycroft捡起地上的外套递还给Lestrade。

“走吧。”

(*翻译有时候也会翻成警长、督察,剧里Lestrade就是探长/督察级别的。)

TBC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