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Ozymandias 第五章

(四)

(一)


错误 | The mistake

————————————————

雨天,一杯白葡萄酒或许有些冰凉,但是Mycroft,他知道下雨了吗?伦敦街头变得湿润和清冷,他知道吗?


这里的时间仿佛停滞了,每天都被Mycroft用在记忆宫殿里,他早已经辨不清年月日,或者早中晚。外面的那个真正的世界依旧运转,Mycroft擅自停止了自己的存在。

但是希望,这个最虚假的词语,Mycroft真正感受到了一次。

天啊,那双眼睛,似乎能把他带出一切悲伤。

人是贪心的,怎么可能不是呢?只需一点点迹象,一滩死水就会汹涌澎湃。



威士忌或许更适合这个天气,Lestrade决定打开那瓶来自Mycroft的礼物。


破碎的瓷瓶更能牵动心弦,但这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吗?他只是被碎片吸引了吗?

永远完美的外表,处处讲究的礼仪,早在那时不就已经想靠近了不是吗?隐秘的向往被藏在最深处,以为永远不会有希望甚至还嫉妒过那把黑伞不是吗?

希望,这个最虚假的词语,Lestrade真正感受到了一次。

*
*
*

“铃铃……”

电话响了。

Lestrade接起电话:“你好。”

对面却是短暂的沉默,就在Lestrade忍不住再次出声的时候,那边才开始说话。

“探长。”

两个字“轰”地一声打在Lestrade心上。

是Mycroft。

“我打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放弃买酒吧了。”

“那可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Lestrade夸张地反讽,这样才能遮挡一点他的不安。他听到对面传来两声轻笑。

“我……我想请求您的帮助。”

外面依旧下着雨,雨声规律地从窗外传来,

“不知道我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Lestrade的心就像伦敦街道一样湿润。

“我想……我可能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Mycroft,发生什么了?”

又是一阵令人心慌的沉默,Lestrade竭尽全力想要听清那面的声音,却一无所获。

“抱歉,探长……”

然后就是一阵忙音,断线来得毫无预警。Lestrade没有犹豫,抓起外套就冲下楼,同时在不停地回拨Mycroft的电话,可惜一直接不通。

*
*
*

得益于两次送Mycroft回家的经历,探长没费什么力气就进入到了Mycroft公寓里。

公寓里没有开灯,而Lestrade也不知道开关在哪里。

“Mycroft?”

依旧没有回应,Lestrade打开手机,凭着微弱的光艰难地在墙上找着开关,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摸索。

“上帝保佑,千万不要是什么机关。”

Lestrade心虚地按下一个疑似开关的物件,一束不强的光从门廊上照出,还好,Lestrade松了一口气,可他不太敢再去按什么按钮或者开关了,就在这浅淡的光中打量着公寓内部。

“哦……探长……你……你来了…………坐……坐吧。”

一个虚影从另一面走出来,似乎步伐有些不稳,Lestrade没有细想,只是赶紧走上前。

他看到Mycroft的脸色很不正常,虽然穿着白色衬衫,可是却皱得不像话,袖子是挽起来的,扣子也没有整齐地扣好。还没等他开口问,身前的影子就往下虚晃,Lestrade急忙往前跨了一大步稳稳地接住了站不稳的Mycroft。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Lestrade觉得自己的嘴唇就在Mycroft的耳边,他几乎用着向一个小宝宝讲话一样的口气,温润到不带一丝棱角。

Mycroft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衬衫领子,“Greg,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去开灯。”


“不,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Mycroft逼着Lestrade与自己对视,探长看进那双眼睛里,天啊,里面有那么多挣扎。

“我试过一切方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告诉我好吗?”

“Mycroft...”

“我想放弃,几乎每一秒都想,可是……诶?Greg,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伤心?”

Mycroft伸手想要触碰Lestrade的眼睛,探长看到了衬衫袖子上的一片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你是注射了什么东西吗?你注射了什么?”

Lestrade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抓着Mycroft的胳膊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Greg,别怕。”Mycroft显然没有听进去任何话,他看着Lestrade皱起的眉像是看着最大的谜题。

Lestrade突然想起,立马在Mycroft的衣服口袋里翻找起来,他不停地在祈祷,他需要一点点运气。

就在这时,他的额头上传来一片冰凉凉的触感和一个得逞的笑。

Mycroft亲了自己一下?

下一秒,他感觉自己胳膊上的重量突然加剧,Mycroft就这么彻底不省人事了,在他怀里,在亲了他后。

探长强压下突然爆炸的心情,保持冷静继续翻找,这时他看到了椅子背上挂着的马甲,立马扯过来。

还好,在里面。

一张小纸条。

一张记录着注射药品的小纸条。

对现在的Lestrade来说,就是一张告诉他一切都好的神迹。

他将Mycroft抱上楼,安置在床上,这才发现Mycroft一直都没有穿鞋,光着的脚背洁白无瑕,一种易折的美。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Mycroft又出声了:

“为什么?”

这声疑问竟然带着哭腔。

“为什么?Greg,我不知道为什么?”

探长又返回床边,抓起Mycroft的手。Mycroft似乎听不进去他说话,如果不是叫了他的名字,他甚至怀疑Mycroft是否知道他在这里。

“Greg,我……我受不了了……帮帮我……求你……。”

Greg顺着床边躺下,将Mycroft揽进自己的怀里,把他紧紧禁锢在自己的胳膊与手掌间。看着他再次渐渐平静,坠入睡眠,在自己的咫尺之遥。

然后,他才允许自己的悲伤倾泻而出。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