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Ozymandias 第三章

(四)

(二)

(一)


威士忌 | Whisky

——————————————


Lestrade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前,他再次确认了一下手机上的地址,因为酒吧门口挂着牌子:


“私人包场。”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进去了,里面装修十分用心,整个房间被划分成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空间,而且之间存在着隔断,让人们可以更加舒服地谈话或者独处。

这也让他没能立刻审视完整个酒吧,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一个黑影在角落坐着。那人面前已经摆着一杯疑似威士忌的酒,修长的指节抚着杯口,白皙的指尖和冰冷的玻璃暴露在灯光下散发着魅惑人心的吸引力。

那个人看到了Lestrade,略略往前倾身,他的脸一半仍旧隐在黑暗下,一半裸露在酒吧的灯光下,他在笑,但是Lestrade觉得他看到了不属于这个人的表情

——脆弱。


如果说,人生只如初见,那么在躲过所有不堪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错过了无数美好的可能性?

探长记得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说不上什么愉快的经历,“和Sherlock一样难搞”“政客”“毫无感情”可以说是他对Mycroft的第一印象了。他不敢说这些年里这个印象有任何变化,他甚至常常怀疑是Mycroft故意展示这样的印象,就像他对所有人做的一样。

而现在,他和Mycroft坐在一个小酒吧里,喝威士忌,进行一个可能两人都不太希望进行的对话。


“你好啊,利马斯先生。”(双面间谍,英国电影“柏林谍影”里的角色。)

Lestrade干笑了两声,“这么说,你知道我是Sherlock派来的了。”

“请允许我表达歉意,探长,这情况变得有些……复杂,在我拜托您拜访Sherlock的时候,我没想到……”

“没想到你的亲弟弟和你想一起去了?”

“是,是这样。”

“你们就不能见一面之类的吗?为什么还要一个‘中间人’来互相试探?”

“我知道我们给您造成了很多不便,只是,我现在面临着一些私人问题。”

Lestrade的白眼快要翻到天上了,“你再跟我说一遍抱歉,你们的事我就不管了。认真的”

Mycroft下意识又差点说抱歉,硬生生吞回去,改了句“谢谢”。

Mycroft为Lestrad倒了一杯酒,“我让酒保回家了,恐怕您只能忍受我了。”

Lestrade尝了一口:“麦卡伦?”

“是的,经典,醇厚。”

“而且昂贵。”

Mycroft笑了笑,调整了坐姿,允许自己僵硬的肩膀放松下来,或许,这个晚上完全不会糟糕。

“我很开心你喜欢这个礼物。”

“礼物?”

“是的,是一点Sherlock为你造成麻烦的补偿。”

“Sherlock造成的麻烦?那可不止一瓶酒能衡量的了。”


两个人分享了一次笑容,感谢Sherlock。


“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Mycroft随意地用杯子指了一圈。

“很不错。”

“我在考虑要不要买下来。”

“什么?买酒吧?掌管英国让你无聊了吗?”

Mycroft舔舔下嘴唇,低着头看着杯中的酒晃动。“如你所知,在经历过那晚之后,我一直不是很……稳定,所以,可能是时候换份工作?”

Lestrade没有接话,一口将杯子剩下的酒喝完,一句话没说拉起Mycroft。


Mycroft的手腕被握紧,一点也不痛,想要挣脱也是轻而易举。但他所做的挣扎也只是一个单词:

“探长?”

酒吧位于伦敦繁华地带,夜晚刚刚降临,夜生活刚刚开始,街道上不少行人,车辆。

“你想成为他们中的一个吗?”

Mycroft瞬间就懂了Lestrade的意思,自嘲地笑了笑,“有什么不好吗?”

“全都不好,哪里都不好。”Lestrade缓了口气,以免语气太强烈。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个街道上的所有人都是,我们没有你和Sherlock那样的能力,但是,和他们不一样的是我见过Sherlock所能达到的,那是精彩绝伦的。天啊,千万不要告诉他我说过这个。”

“我假设您认为我能达到的成就也是精彩绝伦?”Mycroft转过身看着他。“可是我都干了些什么呢?你知道Eurus她做了什么吗?她让Sherlock举着枪选择,我还是华生。”

“你怕Sherlock杀了你?”

“不,当然不。让他面临这个选择已经让我心如刀绞,可是,Sherlock,Sherlock他选择将枪口对准自己。你不知道我梦到过多少次他真的开枪。”

“我很抱歉,我明白你的心情……”

“不,探长,你不明白,我,作为一个大哥,因为我的失误,我的小妹滥杀无辜,我的弟弟差点死在我的面前,我的父母度过了十余年的痛苦。就算我掌管整个英国又怎么样?我伤害了每一个我在乎的人。”

他们身边走过许多人,但是甚至没有人往这边看一眼,街头依旧繁华。

“抱歉,探长,我有些失控了。”


在过去,任何一种情况都不会让Mycroft说出以上任何一句话,可是现在,他已经一周没有睡觉,被各种情绪摧残着。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有这么强的倾诉欲望。

他重新看向Lestrade的眼睛,他一直很喜欢这双眼睛,里面有那么多的真实,他在军医身上也见到过,只是华生先生眼里更多的是忠诚。而眼前这个人,Greg Lestrade,他反而有一种叛逆和固执。


“没关系,让我送你回家吧。”Lestrade努力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刚刚Mycroft的自白就像一团火烤化了自己的心脏,现在里面只是一片温热的水,想要去包裹着另一颗受伤的心脏,去抚平每一寸伤口。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