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一个序

私设是第四季结尾,Mycroft被吓惨了,然后就一直处于一种害怕焦虑中。

大家就都想帮他,过程中和探长发生了一段美好的爱情~( ̄▽ ̄~)~

先码了一小段放上来。

*
*
*

如果睁眼后目之所及全是黑暗,看不清周边的一切,甚至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或何时,这是否是一个合适的机会去慌乱或者恐惧呢?

电子钟表发着绿色幽深的光,仿佛巨兽的一双眼睛,这本该深植于人类天性中的恐惧,此刻,上面的数字竟有些安慰的意义。

Mycroft拿起钟表旁边的手帕,将眼眶周围的汗水拭去,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与呼吸。

“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别这样。”

依旧黑暗的房间里回响着他自己的轻声细语。

他刻意忽略了刚才的梦不只是一个噩梦的事实。

在梦里,他看到了Sherlock举高的双手和自己的不断重复的喊叫,可无论自己怎么大叫别人都听不到,枪还是响了,周遭的一切从自己亲爱的弟弟那里碎成碎片,连同自己空洞的一声“Sherlock”,碎片后,是Eurus藏在玻璃后的脸,一遍一遍的儿童歌曲似乎越来越快,甚至自己的父母都在旁边一起唱,眼神里全是失望。而当自己试图冲上去时,只剩下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和Sherlock快要落泪的眼睛。

“No flowers.”

砰!

Mycroft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这个梦境,他已经不敢再回到睡梦中。他必须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

Sherlock还活着,Eurus很安全,一切都很好。

最起码前两个是事实。

*
*
*

Ps.如果对这个故事感兴趣的话,求不要客气小红心砸过来,使劲砸,这样才有码字的动力呀(⁄ ⁄•⁄ω⁄•⁄ ⁄)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