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我就是暗恋我哥,你咬我啊㈧

在Dean的意识里,所有的汽车旅馆都有一种气味,类似于消毒水和细菌相撞后混着些廉价洗衣粉的味道。他从来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可他却总是依赖着这种味道,因为这种味道不好。

就像垃圾食品一样,Dean觉得自己只值得拥有一切廉价的东西。他喜欢辣妹却从不停留,因为爱情太过美好,他喜欢派却从不进甜品店,只是从超市买来塑料盒包装并带有无数添加剂的派。

他人生中有两样美好,他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一样是impala,一样是Sam。他们来到自己的生活中都不是自己争取而来,而是就自然而然来了。Dean也许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但是他会拼命守住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的美好。

Dean不愿意让Sam看到一点力不能及,因为他怕自己其实不配拥有任何美好。每次逞着强说“I'm fine”,每次瞒着秘密都是怕Sam离开。

每次他看到Sam的眼神和微笑时,他都觉得这是唯一一件值得以死亡维护的事情。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无数次。

当熟悉的汽车旅馆的味道钻进Dean的鼻子里时,他感到一种安全感,因为即使露宿街头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好一些,没有拥有就没有伤害。如果真的有一天他醒来躺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床上,第一反应一定是掏抢。

进入Dean鼻子的不仅仅有旅馆的气味,还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这个味道几乎伴随了他的一生,Sam。

他尽自己所能去守候他,却不愿接受他为自己受伤甚至死去。每次看到Sam受伤,他不会娘唧唧的去安慰和关心,只会愤怒。因为这种无力。

而现在,Sam要求和他平等,Sam要求守候他的权利,Sam要求他接受自己有为他而死的决心。

天还没有大亮,微光透过窗帘撒进来一些,影影绰绰间,他能看到Sam的长发,能听到他平稳的呼吸,目光渐渐胶着在sam的唇上。即使在光线下那里只是一片阴影,Dean也能完美描绘出那里的形状。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昨晚,Sam吻过他后绅士地放开他然后自己在浴室解决了,Dean很感激。他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感情,或者说,有生以来,一直压抑着的感情,已经不知道怎么放开束缚了。

Sam渐渐转醒,Dean就这么看着那双眼睛睁开,带着些早起的不耐烦和慵懒,乱乱的头发被自己的主人用手蹂躏得更乱。

“早,Dean”
“早,Sam”

他绝不能失去Sam。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