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本能

送给所有认为我文章甜的天使们。

*
*
*

Lestrade看着坐在沙发另一侧的Mycroft,略微有些出神。

他们刚刚吃过晚饭。每当这个时候,Lestrade总会生出一种错觉,就像两人只是万千平凡人中普通的一对。倒上两杯干红或者甜白就是一个晚上。这种时候是Mycroft最“不讲究”的时候——拿着各类甜品配酒。

Lestrade缓缓心神,喝了一口手边的酒,继续向Mycroft讲着自己遇到的案子。

“总之,我们就先把那个混蛋小子抓起来了,先关他一晚上再说。”

Lestrade看着Mycroft的脸慢慢变得奇怪。

“怎么?我们抓错人了?”

“不,我并不觉得。”

“那……你的脸色……”

Mycroft拿起自己面前的酒喝了一口,“咚”地一声把杯子搁下了,脸色更差了两分。

Mycroft是什么人,先不论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这个处处讲究礼节几乎到了强迫症的性格,就不可能让他这么摔杯子。

Lestrade心觉不好,看了看觉得是甜点的问题。于是直接忽略了Mycroft的警告,拿起了Mycroft面前的甜点,尝了一点,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你没有尝出来不对劲?”

Lestrade又吃了一口摇摇头。

Mycroft舔了舔嘴唇,不死心地把酒又递过去,Lestrade接过来喝了一口,再次摇摇头。

Lestrade看着Mycroft的眉头越皱越深,知道他是进入了思考。尽管好奇不已,还是压下问题,只是看着Mycroft思考。

就走Lestrade觉得时间过去得太久的时候,Mycroft突然站起身,把家里所有的吃的都拿出来,挨个尝了一遍,为了作比较,Lestrade也全部尝了一遍。

“怎么了?”

Mycroft还皱着眉。

“全是苦的。”

Lestrade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哪里是大英政府的口气,这简直是小孩子吃不到糖的撒娇啊。

“所有东西尝起来全是苦的。”Mycroft又说了一遍,不知道是在抱怨还是在说服自己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

Lestrade倒了杯水递过去。

“这个呢?”

Mycroft喝了一口也丢在一旁。

“苦的。”

Lestrade知道Mycroft是真的难过,可是他还是可耻地笑了。

Mycroft没有丝毫威慑力地瞪了他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向Lestrade,几乎是软软地讨了一个拥抱。

一个“乖”字在Lestrade口中绕了百转千回,还是被理智阻挡没有说出。

*
*
*

“有时候,我们吃了太甜的东西,所以就会觉得其他东西都是苦的。现在Mr.Holmes就是这种情况,因为吃了太多的甜食,所以暂时吃什么都是苦的。”

Lestrade和Mycroft并排坐着,听着医生的诊断。

“暂时?”

“对,戒一段时间甜食就会恢复正常了。”

由于不是什么大毛病,Lestrade明显轻松了起来,戒一段甜食似乎不是那么恐怖的治疗方法。

他下意识地看向Mycroft,Mycroft的眉眼间还是和往常一样。但Lestrade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心思转了几圈,最终只是把手搭在了Mycroft的手上,没说什么。

*
*
*
接下来的几天,Mycroft一直在工作,很少回家,即使回家也很晚了。两人话都说不上几句,更别提坐在一起吃饭。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但是,Lestrade觉得这次和以前是不一样的。

刚开始,Lestrade还以为是吃不到糖的原因,写着写着报告就能串到谷歌上,看有没有什么又苦又好吃的东西。但每次关了界面,又忿忿地对着自己叹气,Mycroft有着全国情报机构,还要他查吗?

Lestrade后来问了几次,Mycroft总是叫他放心,看上去确实没什么问题。

只是,Mycroft回家的频率更低了,和他说的话更少了。

当他看着Mycroft的眼睛时,入眼皆是晦涩不明。

Lestrade一个人琢磨了好几天,才意识到Mycroft可能在躲他。

*
*
*

当玄关的灯被打开,漆黑的屋子里才有了一丝光亮。Mycroft抬头就看见Lestrade坐在沙发上,隐藏在黑暗中。

Lestrade本来下定决心要讨一个“说法”,腹稿打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当他最终看到Mycroft,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你在等我?”Mycroft放下钥匙,向Lestrade走过去。

“是……不是……我,这不重要了。”

Lestrade叹了口气,转身打算走,听见了Mycroft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稳稳地,一如往常。

“我这一辈子,什么都不看在眼里,只有两件,却是结结实实地落在心里,上了瘾。”

Lestrade转过身,Mycroft还是一身价格不菲的西装,可是他狼狈极了。

“一件是甜食,我预估了所有可能的结果,肥胖、高血压、牙痛等等。我认为这件事情的所有后果我都承担的起,所以便放纵了。”

“你还好吗?”Lestrade忍不住问。

Mycroft一滴眼泪落下,在灯光下折射出一点点光亮就消失不见。

他自嘲地笑了笑,回应:

“一点也不。

先听我说完吧,我考虑过那么多可能性,却没有预见甜居然可以变为苦。”

Lestrade往前走了两步,Mycroft伸手阻止了他继续靠近。

“另一件,就是你了。你让我意识到……我……”Mycroft最终也没说出来,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对上了Lestrade的眼睛:

“我一点也不好,也再也不会好了。

我完了。从今天起,我就要生活在恐惧之中,恐惧你对我的好过了头,让我无法再忍受任何冷漠,恐惧每天的生活太甜,直到一天我不再感觉到甜。

我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另一面的Lestrade早已经泪流满面。

*
*
*

Mycroft睁开眼睛,大脑自然而然地开始处理信息,没费什么力气,推理出自己在医院。

“你醒了。”

Mycroft侧头才发现坐在窗边的Lestrade。

“医生说你晕倒是因为低血糖,你是不是没怎么吃东西?”

Mycroft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发表了一番演讲后华丽丽晕倒的事情。

“是吃得少了一些,我以为没有关系。”

Lestrade站起身,拿过床头放着的盘子,替Mycroft架好小桌子,摆好刀叉。

只是简单的一块芝士蛋糕。

Mycroft尝了一口,甜的。

*
*
*

【最近总感觉写不出东西来,明明还有好多脑洞没有填😂😂,这是病吗?有的治吗?😂😂】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