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A Cheesy Story

伦敦下雨了,虽然来得突然,却并不大。沿街走的人们也没有慌乱和狼狈。


雨水打在伞上的节奏刚刚好,和皮鞋踩在已经湿润的地面上的频率,和在一起形成令人舒缓的声音和韵律。


Lestrade举着伞,手肘上还搭着一个人。


就在Mycroft快要对伦敦的排水系统做完一个全面评估的时候,Lestrade转身吻了他,他们之间——和着雨水透人心脾的凉爽——呼吸交融。

*
*
*

Mycroft穿着停当在楼下的沙发上等着Greg,Greg在楼上穿衣服。


Greg还是选择了自己惯常的装束,衬衣,裤子和一件风衣。


在领带的问题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系上,虽然他不是很喜欢系领带,但是见家长毕竟还是一个重要的场合。


只是在拿着领带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心思一转,走向了Mycroft的衣柜。 Greg发誓,当Mycroft看到他的时候,有三秒什么都没有做,可能连大脑都停止运转了。 “你系了我的领带。” 连说的话都带着一点木然。


“显然是的。”


Greg发誓自己完全没有故意这样只为了看Holmes智商下线。


他也绝对没有当着他们的面强调自己曾经成功让Holmes智商下线,两位都是。

*
*
*

Mycroft有些后悔没有吃了那块蛋糕,或者吃了任何东西都好。


他甚至能感到糖分在自己体内流失,胃蠕动起来,甚至能听到心跳的回声。


在肚子传来的响亮的一声后,坐在旁边的Greg掏了掏口袋,递过来一块甜甜圈。


“你还随身带着这个?”


“以前做警员天天出外勤,总有意外,所以就总是装着点什么。”


Mycroft看了看手中的包装袋,一大批添加剂合成的碳水化合物。


但Mycroft决定接受这个。

*
*
*

Mycroft曾经拿起过女同事的名片。


在一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晚餐后,Mycroft终于理解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然后礼貌地送人回家。


在面对黑暗死寂的“家”时,他邀请了Lestrade共进晚餐。

*
*
*

很多人会被Holmes吓到,尤其是当他们刻意表现得没有人性时。


Mycroft在试图恐吓别人上有着辉煌的记录。


怕他是所有人的某种共识。


Lestrade第一次见到Mycroft时,没有怕他,没有远离他,没有把他当作某种怪胎。


他看他就像看平常的一个人一样。


这是Lestrade的秘密。


他在第一次见面时,闻到了Mycroft身上甜食的味道。


从此Lestrade每天身上都会带着些甜食,尽管自己不是一个爱吃甜的人。

*
*
*

时间线是倒叙的,还可以从后往前看一遍(没那么好看而已)。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