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燃烧| Icarus(下)

依旧是HE

用了POI里面的模拟AU

Ps.是肖经历的那种
PPs.抱歉让大家又看到POI这把刀。

*
*
*

一年后

当枪口抵在Mycroft的太阳穴时,他回忆起自己一路上的经历,这不费什么力气,他做的事情几乎和他设想的没有什么偏差。

他不是会考虑“如果当初”的那一类人。

他分神想了一下明天报纸的标题,想必对警局是一片歌功颂德,成功击毙了黑道的首领可以给报社提供好几天的素材。

这一路上,他一个人走下来,这也是他计划好的,不连累任何人。

他拒绝了不少人的提议,其中还包括安西娅。安西娅帮了他不少,但他也在安西娅有机会抽身而去的时候替她安排好了后路,不管安西娅想不想走都让她离开了。

他想起Sherlock,那个卷毛的小男孩,在还不知道什么是毒舌的时候还会趴在他身上撒娇。他想起自己偶尔会偷Sherlock的小饼干,然后看着冥思苦想的小男孩偷乐。

拿枪指着他的人似乎在说着什么,Mycroft屏蔽了他,死之前没必要再拿这些金鱼的愚蠢来恶心自己。

扳机扣动的声音,那么熟悉。

他第一次开枪杀人是那个毒品贩子,毁了Sherlock的毒品贩子,他一点儿没有愧疚或者颤抖,也没有快感或者了结一切的放松。

只是机械地看着血液从大脑流出,看着那人还没有闭上的眼睛,愤怒就这样升腾,从脊椎到四肢百骸,楼上的人们还在狂欢。

凭什么他们活着。

枪响了。

“只是不能忍受那些混蛋拿别人的生命当游戏”是谁说过来着。

痛觉很快占领了一切。

闭眼之前他看到了一个人跑过来,

是那个在墓地里提出帮助他的小警察,原来他现在是探长了,真好。

*

*

*

Mycroft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人们小声交流的声音,似乎还有什么机器运行的哔哔声。

他试图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他缓缓坐起来,旁边不知道谁递过来一块手帕,他接过来擦了擦额头,他伸手,附近一个白大褂的年轻女孩子赶紧过来扶起了他。

Mycroft在搀扶下缓缓向门外走去。

他在出门前回过头看了一眼那把椅子,无声地说了句谢谢。

门外站着一排人。甚至连Sherlock都窝在一个角落的沙发里。

他走了出去。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人们。径直走了出去。

没有人敢跟上。

只有Sherlock收到了一个眼神和一条短信。

Icarus。

*

*

*

Lestrade在办公室里埋头和报告做斗争,咖啡换了一杯又一杯,面前的纸上却没有几个字。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探长。”

“Mycroft?,你怎么在这里?”

Mycroft看到Greg站起来,竟然一瞬间觉得恍惚。

他很快地笑了一下,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来了。

“我刚刚完成了一个……一个模拟。”

Lestrade也坐下来,享受着Mycroft少有的单刀直入。

“这个模拟甚至可以预测未来。他们决定以我为变量来进行。”

Lestrade抬了抬眉毛,仿佛在思考Mycroft会不会开玩笑。

“因为他们怕我。

我不仅看到了未来,机器还向我展示了一些其他可能性,我认为这个机器有自己的思考甚至情感。她想要帮我。”

Lestrade惊讶于自己异常容易地接受了Mycroft的话。

“我不明白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Mycroft看了他一眼,似乎在犹豫

“我……她……她向我展示的其中一个模拟中,Sherlock去世了,我成为了黑帮老大,把伦敦犯罪全部肃清了。但是自己也死在这个过程中。

这是许多模拟的结局,我死在自己的骄傲和自负上,她说,我是Icarus,飞得太接近太阳。

她给我展示的另一个模拟里,我及时退出了,虽然有了头痛的毛病,但是我……甘心……你懂吗?我甘心退出,没有一点儿愤怒。

而这……是因为你。”

Lestrade的动作没有什么大变化,但在Mycroft的眼里,他可以列出Lestrade身上的十种应激反应。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Lestrade眉头皱了起来,隐藏着怒气。

Mycroft无法理解十种反应中的任何一种,尤其是愤怒。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还有恐惧和不安。

“我很抱歉……”

“抱歉什么?”

Mycroft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抱歉什么,他只是知道自己惹Lestrade不开心了。

Lestrade压着眉毛咬着嘴,快速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Mycroft,转身面向了窗户。

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面对他。

“你不知道,是吗?”

“知道什么?”

Lestrade翻了个白眼,坐了回去,有时候Holmes可以非常迟钝,但他今天有的是时间。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

“所以,黑帮老大哈。那我呢,也在模拟里吗。”

“对,你的人生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没有了Sherlock,很多悬案一直困扰着你。”

“那我们没有什么交集吗?”

“你想帮我。我拒绝了。”

“其他模拟里呢?”

“我拒绝了你很多次。”

“所以……”

“所以什么?”

Lestrade突然很想打人。

他盯着Mycroft,Mycroft回看着他,突然沉默的空气。

“你拒绝了我很多次。”

Lestrade重复了一遍。

Mycroft眼神突然亮了起来。

“oh……”

他看着Lestrade的许多种反应一个个渐渐消散,只剩下有一点泛红的耳尖。

然后他伸出了手。

“那好,这次让我来请求站在你身边的权力。”

Lestrade笑了,搭上了那只手。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