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小段子

在第一次头痛来袭的时候,Mycroft有些慌乱,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他趴在桌子上,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比如去医院。但事实上,他只觉得呼吸都是勉强,身体一点也不想听从理智的指令。

可是这样不行。

他戚戚地想。

最终他决定抬起手去摸桌子上的电话,叫来了安西娅。

第二次头痛来得意外,好在Mycroft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吞了几粒药,打电话告诉安西娅自己休假,在情况变得更恶劣前窝在床上一睡了事。

第二天,Mycroft爬起来,觉得不能再这么工作下去。或许他的智商高出了人类平均值,但是身体却不能打破生物学规律。

英国政坛和特务机构的高层就像高中生一样传起了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

Mycroft Holmes要退休了。

The Mycroft Holmes

他们很快就调整好了,只怕政界是最不怕员工退休的行业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

在经历第三次头痛,躺在Lestrade怀里撒娇要吃提拉米苏的Mycroft想。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