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奇迹

来自 @Sherlock Holmes 的灵魂互换梗

以前写的文都比较偏向剧里的,有私设但是都比较……怎么说……比较现实?

第一次写偏一点灵异的,希望不会怪怪的。

*
*
*

Greg在把自己摔在床上后看了一眼手表,3:46,好吧,他绝对做不到按时上班了。

酒吧的嘈杂和轰鸣声似乎一直留在脑子里没有离去,闭上眼睛也拥有不了片刻宁静。

他似乎还能闻到一股股的奶油味沾在自己的头发上,更别提能熏死人的酒精味。

“我已经老到不适合派对了。”

Greg惨兮兮地自我检讨,现在他后悔得想把那个答应苏格兰场探员举办聚会的自己一枪崩掉。

Greg趴在床上不愿意动,但是衣服的束缚太过难受,在20分钟的心里建设后,终于下定决心起身脱掉它们。

粗鲁的动作下,一个信封从衣服口袋掉落,Greg才想起来它的存在,这是Mycroft给他的,想必里面就是一张生日贺卡,Greg还没有打开它,他情愿在第二天再面对这份失望。

Greg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每次想到Mycroft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心脏的钝痛伴随着求而不得的……不。应该是连求都没有勇气去追求的自我厌恶。

他试图不去想这些。毕竟Holmes们不会谈起感情,除非发生奇迹。

天啊,不知道做Mycroft是什么感受。

这是Greg在彻底昏睡前想的最后一件事。

*
*
*

Mycroft从睡眠中转醒,鉴于自己身体的难受程度,他差点以为自己被绑架了,他看了看周遭的环境,花了三分钟才认出来是Greg的公寓。

他勉强站起来,头痛得要死,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到这里来的记忆。

他拖着身体扶着墙走进了浴室,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几乎瞬间就清醒了。

他捡起随便扔在地上的外套,急忙出了公寓。

当务之急,是去见“自己。”

他拉开街边拐角的一脸出租车门。

“去……Mycroft的公寓。”

“抱歉,先生……”

“别装了,你两个星期前就被探长……就被我发现了。”

司机咽了咽口水

“请您别告诉Mr.Holmes,他要是知道我这么早暴露,会把我赶去后勤的。”

坐在后排的Mycroft感觉自己又头痛了两分。

*
*
*

Greg醒来发现自己没有预期的头痛,着实松了一口气,他爬起来摸着墙去浴室却在本该有门的地方撞到了头。

他有些懵地看着不属于自己的卧室,又低头看看不属于自己的睡衣,下意识地解开了扣子,对着这具身体又懵了一次。

就在这时候,传来敲门声,他走出卧室才发现这是Mycroft的房子,之前因为Sherlock的问题他来过一次。

他迷糊中开了门,看见“自己”站在门外。

Mycroft则在开了门后,看到“自己”衣衫不整。

空气就这么安静下来。

“我希望您玩得开心。”

Mycroft瞪着那些被解开的扣子,带着一点咬牙切齿地笑。

Greg才后知后觉地系上了扣子,他想解释什么,张了张口也没有什么辩驳的理由。

Mycroft径直走进去,找到自己的手机给安西娅通知自己病了,要休假一天。

然后递给Greg他的,

“我不会替你上班的,请假吧。”

Greg接过手机,看到不属于自己的白的过分的手,还是不习惯地颤抖了一下。

天啊,有谁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计划是我们呆在一起直到……这种情况结束。”

这算是勉强处理了目前的状况。

冷静下来一点的Mycroft对自己身上已经穿过两天的衣服忍无可忍,就打算去楼上换一身。这才意识到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Greg……”

“恩”

“你……我……我是想说……你看这……”

“到底怎么了”

“你的衣服昨晚没换,我想去换一身。”

Mycroft就看着Greg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是,应该的,你去吧。”

Mycroft这才上了楼。

Greg让自己尽量不去想Mycroft会怎么对待自己的身体,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勃起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过了一会,Mycroft下来了,换了一身休闲一点的衬衣和裤子。

Greg看着自己的身体穿上了Mycroft的衣服,开始暗自思考着有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在事情结束后偷两件出来。

Mycroft坐在Greg旁边的沙发上,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来点酒?”

“感谢上帝!”

Mycroft起身拿了两个杯子和一瓶干红,为自己和Greg都倒上了一杯。

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可惜,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开始了振动。

是Greg的。

来电显示是 John Watson

Greg松了一口气,如果是Sherlock那个小混蛋,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

他把电话递给了Mycroft,Mycroft一脸生无可恋还是接下了,按了外放。

“hi John 请问什么事?”

Mycroft发誓这是他能做到的最好的打招呼了。可他还是看到Greg笑着翻了个白眼。

“Greg,你没事吧,听起来怪怪的,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说声是,不用说别的。”

“我没事,John,就是宿醉还没醒。”

“好吧”

军医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总之,我打电话就是想确认你昨晚问的问题是不是认真的,你知道,我们昨晚都喝得有点嗨。”

Mycroft抬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Greg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一点也不记得昨晚问了什么,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再提醒我一下吗?”

“Greg,你真的还好吗?你听起来就像是Mycroft。”

John的话一出,Greg都要在旁边笑疯,Mycroft黑着脸硬着头皮继续回答

“是的,我没事!我到底问了什么问题?”

“你昨晚问我要怎么追到一个Holmes”

“哪一个?”

Mycroft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这个,似乎只是下意识地问。Greg几乎想要上去抢手机,Mycroft没给他这个机会。

“哪一个?!当然是Mycroft,你不是都纠结了半年吗?”

John没有机会听到任何回答。

因为那边Greg终于费力抢下了手机。

Greg先打破了这奇怪的局面

“对不起。”

“为了什么?”

“让你通过这种方式知道。”

“oh……”

Mycroft顿了顿。

“我也很抱歉。”

“恩?”

“让你一个人纠结了这么久。”

Mycroft说完,轻轻吻上了Greg的唇,如果这是一个童话,那就该到魔咒解除的时刻了,如果这是一个梦,那就是梦醒的时间了。

什么都没发生。

Greg努力眨眨眼,笑了。

*
*
*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两人都迫不及待地冲向镜子,好在,他们换回来了。

Greg暂时告别Mycroft回到自己的公寓,至于告别用了几个吻几次高潮就不是他需要苦恼的。

他的公寓还是像前天晚上一样,他坐回床上,身体哪里都酸却还是不自觉地笑。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信封,生日时Mycroft给他的。

他现在已经可以不介意地拆了它。

里面确实有一张生日快乐的贺卡。

另外还有一张照片,是他和Mycroft的合影,上一个圣诞节在221B茉莉拍的。

事后他曾找过茉莉去要照片,茉莉却说只要有Mycroft的,全部都被他销毁了。

看着照片上微笑的两个人,Greg不再觉得没偷两件衣服是遗憾的了。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