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Ozymandias 第十章 (完结)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重生

——————————

居然在葬礼上下雨,真是够俗了。

Mycroft忍不住想,他站在最前面,雨打在伞上噼啪作响,像是要毁了这把伞一样。

他拿起一枝玫瑰,扔向棺材,没有多说话。

不像是苏格兰场那些人,全都泪眼朦胧,不断地诉说着这个人有多么伟大。

呵。

Mycroft低下身,扯下自己的皮手套,轻轻将名字上的泥土拨开。

Greg Lestrade

只有名字的墓碑,这是他的遗愿。

*
*
*

暗处的小巷总是会变得油腻起来,在夜晚行走,从来不知道一脚踩上去踩到了什么。这就是雨的好处了,冲刷着,倾泻着,仿佛能洗干净一切。

雨渐渐转小,打在伞上有节奏地响着,拿着伞的手被隔绝在了皮质手套里了,似乎这样能避免触碰冰冷。

远处,一个黑影渐渐靠近,这人没有打伞,靠着大衣领子勉强挡着雨,他步履快速矫健,一头卷毛被雨淋了七七八八也不在乎。

他走向拿伞人的身边,两个人的眼里是一样的不可一世。

他们默默无话,点燃了两支香烟,在雨中静静地抽着。

穿着大衣的人狠狠踩灭了香烟:

“我做了我的部分,接下来就是你了。”

“我知道。”

“别轻易放过他。”

“我会让他生活在地狱里。”

他们对视了一眼,雨色朦胧,眼睛里的神采也朦胧起来。

*
*
*

Mycroft一脸沉静地从车上下来,却在自己家门口被堵了。

安西娅。

“Sir……”

“我已经不是你的雇主了,不是吗?”

“Mr.Holmes,我是来劝您的。”

“劝我什么?布菲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了,MI5是他的了,你是他的了,Lestrade带来的威胁也消除了,不是吗?”

“我很抱歉探长遭遇的意外。但是布菲还是希望您能离开伦敦。”安西娅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

“呵,他有什么能力做到这个?”

“布菲先生现在拥有MI5,他可以随时将你列为国家公敌。”

Mycroft深深地看了安西娅一眼,“给我几天时间考虑。”

“多久?”

“三天。”

“好的。”三天,三天。安西娅狠狠地将这两个字刻在心底。

就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一辆汽车无声地驶过。

Mycroft四处看了看,推开门进去。

一开门就听到里面的人说

“你在葬礼上哭了吗?哦,告诉我你没有。”

Mycroft翻了个白眼,眼神就这样亮了起来。

“我在这里太闲了,等我出去,我要找Sherlock开一个假死俱乐部,专给人们提假死后的建议。”

“Greg,我不觉得你们的俱乐部会有很多人。”

“哈!你该来做主席,鉴于两次都是你策划的。”

Mycroft走近这个喋喋不休的人。

Greg发誓自己永远也忘不掉这个眼神了,那么温柔,几乎像是爱了。他的声音也是一样温柔。

“怎么样?需要再找一次医生吗?我可以安排。”

Greg下意识捂上自己肋骨,那里有一个伤口,一个星期前的枪伤,他差点就真的拥有一个葬礼了。

好在Mycroft派去看着他的人及时意识到了对方设的局,找到了受伤的Greg并做了急救。

“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但是Sherlock呢?”

“他现在和他的流浪汉小分队住在一起,没问题的。”

Mycroft在Greg面前停了下来,轻轻吻上了额头,

“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我保证。”

*
*
*

三天后

Mycroft平时会穿西装三件套,加上一把细长的黑伞,他看上去值得一切赞美的词语。

今天更加是这样,Mycroft面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身后还躺在床上的Greg不情愿地往回缩了一下,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这么早吗?”

“是的,如果你想去的话,也要起来了。”

“恩……”

Greg本就受着伤,再加上舒服的大床,实在不愿意起来。恩的一声也是转了三转。

Mycroft转过身,

“你知道,我一个人也可以搞定的。”

“绝不……”

Greg终于睁开眼,就看到一切都整理好了的Mycroft。

“天啊”

“什么?”

“你看起来太棒了。”

Greg睡眼惺忪,勉强用胳膊把自己撑起来,宽松的睡衣滑下不少,勉强遮盖的地方只会加剧那些肖想。

Mycroft看了他一眼,低着头凑在他的耳边说

“你也是。”

低沉的嗓音就像是猫爪挠在Greg的心口上。

Mycroft反而没事一样离开了卧室,留Greg一个人面红耳赤,还抽出一点注意力认真思考了一下Ice man 是哪只金鱼起的。

*
*
*

布菲匆匆跟着安西娅走过走廊,他有些不耐烦,他作为MI5首领的第一次会议就在半个小时后,他不明白安西娅在这个节骨眼要干什么。

安西娅带他进了一个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楼层比较高,采光很好,外面晴朗的天气一览无遗。

布菲走进去就僵住了,房间里面坐着Mycroft Holmes和Greg Lestrade 。

安西娅在他身后进来,关上了门。站在了Mycroft的身后。

布菲整了整西装领子,坐在了另一面的椅子上,这个过程中他一直看着安西娅。

“我二十四小时监控着你,没想到你居然全骗过去了。”

“您过奖。”安西娅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在布菲不再看她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微笑停驻了一秒。

布菲把二郎腿翘起来,好整以暇地等Mycroft先开口。

Mycroft喝了一口茶,噙上了笑。

“第一件凶杀案,死者是MI5特工,你的目的是她手中的资料。”

“是的,没错,脑袋里有,外面也有。如果我死了,资料立马会曝光。很简单的威胁手法,但是很管用。”

“第二个死者是一个流浪汉,他的资料被篡改过,问了几个MI5的熟人,发现篡改的部分是他过去的地址,最大的可能是那里发生过什么不该发生的。”

“没错。”

Mycroft拿出一个U盘。

“不是很好找,但得益于Sherlock拥有的小分队,还是找出来了。”

布菲把自己额头前的碎发撩开。

“Mr.Holmes,你不会以为我就这一个备份?”

“当然不,找这个这个U盘只是为了知道你的筹码。事实上,我不知道其他备份在哪里,不过,你会告诉我的。”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大?”

“多谢夸奖,虽然这不是重点。Lestrade。”

Greg在Mycroft的示意下开始接着讲。

“一个星期前,我被枪伤,苏格兰场已经抓住了试图谋杀我的凶手,把他的口供和之前改资料的警官的进行了交叉对比,可以确认是同一个人指使。”

“那还真是巧。”

“所以,布菲,你现在面临的指控是两起谋杀,一起谋杀未遂以及妨碍公务。”

“哈哈,且不说你能不能真的起诉我,证据呢?”

“前两具尸体上毫无痕迹,简直就像自然死亡,但实际上,是用了一种毒。Sherlock查出了毒的来源。来自中东,一种罕见的毒蛇。这种做法实在太不聪明了,越是罕见,越容易证明是你,不是吗?”

布菲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他拿起手边的茶,抿了一口说:

“就算你能证明是我杀的,你也没办法对我怎么样。你看,Mycroft,我还能把事情弄得更有趣一些。”

“愿闻其详。”

“你是我暗中的老板。”

Mycroft挑了挑眉,等着他的后话。

“你如果把我送进监狱,我就说都是你安排的,事实上,我还有人证证明这一点,那个小警察会招供自己看到的是你。至于毒,完全可以捏造出你参与过。呃啊,这都是虚的,重要的是,人们会相信,你有完美的动机。”

“不知道那会是什么?”Mycroft尽力忍着自己的鄙夷。

“一个交易,你帮助我控制MI5,我帮助你一件事情。”

布菲说着用手机调出来一个转账记录。

“钱?这个理由也太俗气了。”Mycroft好笑地看着那个手机。

“俗气不俗气就那样,好用就行。政府官员遭遇精神崩溃,携巨款逃离英国。多好。”

“但是,布菲,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我已经给过你提示了。”

“恩?”

“有时候,事实不重要。就算今天是我杀了人而你是无辜的,进监狱的还会是你。权力并不来自职位本身,权力来自于人。MI5依旧帮了我,即使你才是他们的老板。”

“你什么意思”布菲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慌。

“说起制造证据,钱这招太多人用了。我早已经做过工作在钱这方面。您会接到红十字会的感谢信的。

俗气还好用的,就是聊天记录了。比如你和一个惯于揭发政府阴谋的记者接触。”

“什么?”

“现在MI5摆着两份资料,一份是这个U盘,一份是你和记者接触的证据,来自匿名线报。以对MI5来说,你死不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资料要怎么才能不泄露出去。”

“你……”布菲有些失控,但立即调整好了自己。

“你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发展吗?你知道MI5遇到一个两难的问题时会怎么办吗?会向我咨询。而我给出的建议将会是在谢林福德关押在一辈子。单独监禁。”

布菲的眼神第一次闪过恐惧。

Mycroft扔出来几张纸,布菲拿去看,他的手甚至有点颤抖。

“这是我休假期间送来的咨询问题,虽然我不处理问题,但是他们还是送来了。人永远是不易于掌控的,要想掌控他们,首先的规则就是不能让他们知道。”

布菲沉默了下来。Mycroft继续说了下去。

“你可以看出来,不少人其实想让你消失的,他们或者委婉地告诉我你实在不适合做这份工作,或者相当直接,说你可以去下地狱了。

布菲,你对抗的不是我,不只是我。是你惹怒的每一个人。你和你的毫无原则毫无底线破坏了这里的规则。所以,你出局了。”

布菲手中的纸滑下来,巨大的绝望侵袭了他。

不过,没有人在乎。

Mycroft决定给他最后一击

“当然,在谢林福德活着还是死了都不重要,对外说你活着,就足以使资料不外泄。毕竟谢林福德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进去的。

至于到底让不让你活着,取决于我,而我打算提出一个交易。”

布菲眼神愤怒和不甘兼具,但是他没有任何其他路可以走。

“什么交易。”

“你告诉我资料在哪里,我保证你活着。”

布菲的手抖得更加厉害,但他还是拿起来了桌上的笔,写下来所有地点。

写完后,他就像死去一样瘫在椅子上,Lestrade起身,拿出手铐铐上他。

布菲是个聪明人,他看出了自己仅剩的唯一的路就是监狱。否则就是MI5见不得光的手段。

*
*
*

Greg在回去的路上过分安静了,Mycroft 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温热的感觉在他们接触的皮肤下氤氲开来。

他们一起回到Mycroft的公寓,Greg看起来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你还好吗?”

“还好,就是……其实没什么。”

“Greg”

“你现在也算是痊愈了,你还想我留下吗?”

“你不想留下来?”

“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想让我留下来。”

Mycroft脱下自己的外套和手套,站在Greg身后帮他脱下外套,因为伤口的原因,Greg还是有些行动不便。

“你还记得第一次在这里过夜的那个早上吗?”

“记得,我跑出来打电话,你就站在我身后。”

“你当时吓到了,叫我的名字时结巴了一下,你说

my……Mycroft

我……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My Mycroft

那一秒,我希望这句话是事实。

Greg,留下来,好吗?”

回答Mycroft的是一个深吻。

The End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