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此心安处

来自 @An 的吃醋梗。

但是写出来其实不是是严格意义上的吃醋,就……又写跑题了。原谅我╯﹏╰

*
*
*
Mycroft的公寓不算小,双层,Greg从第一次来过这里就拒绝再叫它公寓,和221B、和自己的公寓比,简直就是一整套豪宅。


厨房和餐厅在一楼,宽阔整洁。


但是今天晚上,Greg第一次觉得这个餐厅空旷得过分了,或许是因为整个一楼只有餐厅的灯开着,或许因为太久没有做饭的餐厅连食材都没有了,又或许,是因为这是连续第四天Greg一个人坐在这里吃晚餐。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他们连续两三天忙到见不了面。有时候是Greg忙着一个重要的案子,有时候是Mycroft忙着他的工作。但是还没有超过四天,他们又创造了一个记录。


Greg吃完饭,抬手看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Mycroft还没有回来。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甚至不知道Mycroft在做什么。


他知道Mycroft是“大英政府”,处理着来自MI5、内阁、部门大臣甚至偶尔还有皇室的咨询。他好奇Mycroft的工作会不会是向Sherlock那样,准备好椅子和红茶,等着人们来访。


但是Mycroft在做什么呢?最近一段时间在处理什么样的情况,或者此时此刻身在何处。


他自嘲地笑了笑,因为Mycroft字面意义上可能在英国的任何地方处理任何情况。

*
*
*
最近苏格兰场不算忙碌,就是日常工作而已。


所以当Greg下班后,再次看到没有人的房子,他做了任何一个英国人试图解决问题时会做的事——奔向酒吧。


并且在去的路上叫了军医先生。如果想要吐槽Holmes的问题,选择是有限的。John绝对是最佳选择。


几杯酒下肚,John也健谈起来。


“我跟你讲,Holmes绝对有工作狂的一面,你知道Sherlock刚见面的时候跟我说什么吗?他说他和工作结婚了哈哈,天啊,谁会这么说。”


Greg现在更加难受了,那句和自己的工作结婚卡在他的心头,不上不下,想忽略却怎么也忽略不了。


他又灌了几大口威士忌。


想到John还可以和Sherlock一起工作,而他完全被隔绝在Mycroft工作之外。Greg果断地让酒保把他点的两杯威士忌换成了一瓶。


他也并非是生气,只是……他见过。


见过Mycroft工作的样子,见过Sherlock工作时的样子,见过他们因为挑战而激动,因为工作而兴奋。


相比于工作,自己和Mycroft的生活显得是那么平静。


天啊。


“我讨厌Holmes。”


对面的John大笑了起来。“是啊,能让你嫉妒他们的工作,他们绝无仅有。”

*
*
*
门铃在凌晨被按响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尤其是开门后自己的爱人被自己的弟弟丢进来,醉得不省人事。


“我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看着怒气冲冲离开的Sherlock和自己怀里快睡着的Greg,Mycroft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好不容易将Greg拉上了床,Mycroft试着去脱去他的外套,却被抓着了手。


“John,再来一瓶。”


Mycroft好气又好笑地坐在了床边,拿起放在旁边的帕子替Greg擦去额头上的汗。


Mycroft的触碰很温柔,Greg在这样的触碰下似乎清醒了一点,微微睁开了眼睛。


“Mycroft?你……你回来了?”


“是。”


Greg明显还是醉着的,说话都不利落。他一把抓起Mycroft的胳膊,


“我……没醉,你别,别皱眉,该生气的是我!”


“你生我气了?”


“没有,嘿嘿”Greg咧出一个带点傻气的笑。


“就是嫉妒,我好嫉妒啊。”


说着说着竟然就在Mycroft的胳膊旁睡着了。


Mycroft想尽办法脱掉了Greg的外套和鞋子,看着霸占了整张床而且没有任何再次清醒迹象的Greg,Mycroft认命般走向了客房。


“嫉妒”这个词萦绕在Mycroft的耳边,Greg这是什么意思,明明一直以来只有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为什么会嫉妒。


他决定明天去问问John,如果John现在清醒着,他立马就会打电话了,可惜从Sherlock刚才的状态演绎,只怕John和Greg差不了多少。

*
*
*
Mycroft没有睡死,总是在想着Greg并不能很好地帮他睡着。


天快亮时,他感觉到背后来了一个拥抱,暖暖地贴着自己,隐隐能感觉出那具身体里蕴藏着的生命能量。


Mycroft闻到了沐浴露和牙膏的味道,带着一点薄荷的清新。

然后,他听到背后传来闷闷的一声。


“我想你了。”


Mycroft翻了个身,面对着Greg,虽然没有刻意使用演绎法,但是他还是看出来自己的爱人不只是洗了澡,还做了一些……emm……额外的清洁。


Mycroft一下子就清醒了,将近五天没有见面,受着想念折磨的不止是Greg一个人。


两人间的温暖抵消掉了伦敦早晨的凉意。

*
*
*
第二天,Greg一脸萎靡不振地坐在办公室,自己一个人在那暗想,宿醉加上晨间运动是有些超过了。


一个探员走了进来,拿着一张纸。


“这是一个新的政策,刚刚从MI5传过来的,需要您签字。”


Greg甚至觉得有点眼花。


“你跟我说说大致内容吧。” 


“额,说是要加大MI5和苏格兰场的合作,要求您每个星期去一次MI5,可以获取您需要的情报,同时提供罪犯的资料。”


“好吧,我和MI5的谁交接?”


“一个小职员,叫Mycroft Holmes,探长。”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