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无能为力| Helpless

Lestrade看着对方的脸,试图寻找出任何蛛丝马迹,但是他失败了,在那张沉静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自己想要的,也看不到任何他所恐惧的。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苏格兰场来了一个新人,看起来精明能干,但是却有点笨手笨脚的。


在他第八次弄错文件分类方法后,探长不由得接连摇头,Lestrade是一个老好人,他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并且完全尊重他人,有时候甚至会好得过分。但是在这位新人又毁了大家两个小时工作成果的时候,探长确实是被气到了,看着他不由得心想,真蠢。


然后一阵冷汗就袭击了他的后颈和宽阔的背,恐惧蛇一般的缠住了他的胃。


Mycroft曾经这样想过自己吗?


在他做错一些大英政府看来过于简单的事情的时候。他这么想过吗?在心底,带着藏不住的睥睨,和居高临下的可怜,在心里,暗暗的叫着真蠢。


他之前从未这样想过,因为Mycroft的智商实在太高,他知道自己无法匹配,他知道大多数人都无法匹配。


但是,他不是大多数啊,他是……


天啊,他该怎么定义自己的身份?


他爱Mycroft。


一年前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没有想过隐藏,也没曾奢望过回应。


只是两周前。在照例汇报完Sherlock的情报后,Mycroft用分析英国经济的语气指出了这一点。


“你爱我。”


然后Mycroft就解开了自己领带。一切发生得都是那么自然。仿佛喝一杯水,吃顿饭一样,  仿佛每天从公寓门走出去上班一样。但是还是有一些事情是改变了的。像是下班停在门口的小黑车。像是一次又一次的深夜对酌。


他算什么呢?床伴? 男友? 消遣? 还是说性只是拿来控制他的手段,或是某种关于探索人性的实验。


从和Holmes打交道的数年里,Lestrade深知不能把普通的人际关系概念套用在Holmes身上。但是,他还是他好奇自己在Mycroft眼中是什么形象。性感吗?吸引他吗?


他认为Mycroft还是不讨厌他的。但是Mycroft喜欢他吗?如果问Mycroft这个问题,他只会说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


他从未。从未想过Mycroft认为他蠢。


那天他们一起吃的晚餐,照例在Mycroft的公寓叫的外卖。抛开两人所有的不同,在做饭这一点上,两人非常一致的看不到厨房的作用。收了盘子后,Mycroft切了两块提拉米苏,他们面对面坐着,Mycroft看起来很放松。


“你想和我说什么?”


Lestrade推开面前的盘子,喉结动了动


“这么明显吗?”


“恩……”


Lestrade把手搭在胳膊上,眼神暗了暗,还是问了


“你觉得我蠢吗?”


“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一个对我的测试吗?”


Lestrade看着对方的脸,试图寻找出任何蛛丝马迹,但是他失败了,在那张沉静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自己想要的,也看不到任何他所恐惧的。


“不。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偶尔地看着我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想,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蠢?”


“Greg,你是我见过最……”


“这不是我问题的答案。”


“Greg……”


“你会替我安排好一切,我的时间表在你那里是透明的,呵,我的一切在你那里都是透明的,我早就知道这一点了。我可以接受。但是我不能忍受我在你心中是愚蠢的!”


Greg狠狠吸了两口空气,面对Mycroft,他是那么无能为力。


他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他可能会换份工作,换个城市,然后再不接触Holmes这样的超人类。


有那么几秒钟,他们没有人再开口,沉默中似乎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我不能每天看着你的眼睛然后怀疑你是否鄙夷我,是否……是否在像应付那些官员一样应付我。"


"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没有让你觉得愉快吗?"


Mycroft似乎带上了一点语气,但是Greg听不出来那是什么。


"不,不是。只是……


天知道那是不是你装的。"


Greg看向地板,几乎自嘲地笑了。


Mycroft从桌前站起来,动作一点也不从容,椅子和地板摩擦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


Greg这次看出来他的情感了,Mycroft气疯了。


沉默再次降临,Mycroft的手握拳又松开,他看上去,那么……无能为力。


“你觉得我冷酷吗?”


“什么?”


Mycroft找回了自己的呼吸,控制着自己的语气。


“他们叫我'Ice man',本来只是MI5的一些人叫着玩,后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从来不善于和他们相处。"


"MI5吗?"


"人类。"**


Mycroft的眼神晃动了一下,笑了。


"你对我从不冷酷。"


Greg的心尖颤了一下,这句话就这么说出口,而他在说出来前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这几个字对自己的意义。


他想起了他们共度的那些夜晚,Mycroft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学习能力,从带着解剖一样的眼神看自己到让自己全无抵抗能力地哭出来也不过几天时间。


他看向Mycroft,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甚至还解开了几粒扣子。【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那么该死的性感!】


Mycroft还站在桌边,但是先前的话明显安抚了他。


"为什么选我?"Greg不知道自己在询问什么,在祈求什么。


沉默较之先前的更加难以忍受。


Mycroft的声音落在空气中,似乎连最轻的灰尘也无法撼动。


"长久以来,我也想问你同样的问题。"


长久以来


长久以来


Greg把这句话掰开揉碎,用尽自己半生的经验来理解。


他也从桌前站起,指尖甚至用了两次才够到椅背。


"长久以来。"


Greg几乎是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他被自己说出口的句子吓到,仿佛这样的事情从不存在,在他开口的那一秒才成为真实。


"是,长久以来。"


"多久?"Greg的声音颤动着,希冀着。


"一年。


一年零两周。"


Greg不可置信地看着Mycroft,身体已经不自觉地去接近。


"你那么早就知道了。"


"是。"


"然后等了一年。"


"是。"


"为什么?"


"我在学习和试图理解。"


"学习什么?学习我?"


"爱。"


Mycroft偏过头,似乎陷入某种回忆。


"我从未让情感支配过我,理智是我之所以是我的原因。

能牵动我的情感的只有家人,这是我半生的故事。

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未欺瞒过你,而你确实吸引着我。

我还是不知道爱是什么,我以为我们在一起后我会明白,但是抱歉,我不知道。"


Greg拥住了Mycroft,在他耳边低喃


"没关系,我会教你,你可以用一生来学。"

*
*
*

**剧里是Mycroft说的,在Sherlock递给他军医孩子照片的那段。

*
*
*

本来是个脑洞,就打算写个段子,写着写着就成了小短篇,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