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Ozymandias 第八章

(七)

(六)上

(一)


枪 | Gun

Lestrade不停地在自己办公室踱步,他就是停不下来地焦虑。

外面一众警察在做着自己工作的同时,都好奇地“自然”瞥向他们探长的办公室。

探长被某个难题困扰的时候,也有踱步的习惯,但是,从早上来焦虑到现在的探长他们是第一次看见。

一个男警察跟旁边的同事说:

“你们知道吗?探长这次可能是为情所困呢。”

这句话一出,那个男警察的周围立刻围满了人,全都虎视眈眈地等着他的下一句言论。

“就是,昨天我不是去训练中心了吗,然后就在那听说,前两天,探长带他男朋友去了。”

“真的?”“我就说”,各种议论声瞬间充斥着房间。

“是啊,两个人互相咬耳朵什么的,探长最后还带他去练习射击了。”

“练习射击?”

“对啊,据说探长特别温柔,一点儿也没有平时训练我们的严厉,还说他全程没停下傻笑。”

“我也听说了,”另外一个警察从外围挤进来。“探长还趁机揩油来着。”

“什么?!”

“趁着教拿枪姿势的时候拍肩膀摸腰根本停不下来。”

“话说训练我们的时候不也会拍肩膀么……”

“那一巴掌呼上去和轻轻地摸上去能一样?”

嗯嗯,一群人都深以为然地点着头。

正在喝水的探长突然感受到一阵被注视的寒意,他一转身,就看到一群警员全都突然散开,假装去忙别的了。

探长迷惘的望了望窗户上的影子,他脸上有东西吗?

*
*
*

下班的时间到了,Lestrade抬起头活动了活动脖子。

他不想离开办公室,然后回去呆在那个只有自己的公寓里,那还不如补上一点早上落下的进度。

在写完全部的报告还顺便收拾了一遍办公桌后,Greg发现自己还是不想回家。

手表上的时间悄悄地增加了一天。

他不由地想起两天前自己拉着Mycroft帮忙找间谍的事情,他其实应该去找Sherlock的,但是他不愿意放弃见Mycroft的机会。他甚至练习了半个小时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找Sherlock。还好,Mycroft没有问起。

他还教了Mycroft怎么射击,Mycroft是有些基础的,可是常年疏于练习让他退化成了菜鸟的水准。

他递给Mycroft耳机和上好膛的枪,跟他解释了一些基本的事情。

他们间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到可以闻出Mycroft身上的味道,不是古龙水,而是真正的,Mycroft的味道。

Greg脸红着撑着额头,这样的回忆太超过了,更别提事情的走向绝不是他所能料想到的任何可能。

当时,他为了分散注意力,于是就将心思全部放在教学上。直到Mycroft看了他一眼,快速的,有点尴尬和害羞的,带着一个好看的笑的一瞥。

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在“上下其手。”

手机的振动声把Greg从回忆中拉回这个办公室。


“15分钟后到。
              ——MH”


Greg咧出一个带点傻气的笑,急忙整理好衬衫和发型。

他担心了Mycroft一整天,现在终于可以见到人了。

探长有世界上全部的理由去担心,因为

Mycroft去了谢林福德。

*
*
*
Mycroft坐在探长办公室的另一张椅子上,两人间隔着一张桌子像是要进行一场工作会议。

Greg去倒了两杯酒,还是威士忌,递给了Mycroft。

“说起来,怎么突然去了谢林福德,你发给我的短信上就说了要去。”

“其实……

Mycroft的大脑自动调出了探长对短信的回复。“小心,等你。”

“……这还得感谢你。”

“我?”

“你还记得前两天教我学枪的事吗?”

“当然”Greg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在开始前,你告诉我一些基本规则,其中有一项你说

练习用的子弹不是真的,是空包弹,没有太大杀伤力,但也绝不是完全安全,还是要小心。”

“是的,我记得。”

Mycroft没有立即接话,他转着手里的杯子,眸色深沉,暗影浮动就像是灯光下的威士忌。

“在谢林福德的时候,Eurus她让Sherlock选择杀了我还是John。”

“恩,我记得你说过。”

“Sherlock选了John,然后那把枪就对准了我。”

“Mycroft……”

“我不怪她,考虑到我对她做的一切。我只是……有一点伤心。”


Mycroft喝了一口酒,看向Greg.


缓了一会,眼神竟然添上了一丝光彩。

“但是,你告诉我有一种子弹不会在稍远距离伤害到生命,我就禁不住想,会不会,枪里最后一颗子弹是假的,可能会打断我的几根肋骨但不会致命?”

“希望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尽管我毫无证据,我还是想这会不会是真的,如果,如果这是真的,也就解释了Sherlock举枪对着自己脖子的时候为什么她阻止了,脖子是那么脆弱,没有任何保护。所以即使子弹不是真的也会致命。”

“今天,哦,已经是昨天了,我去了谢林福德,我找到了那把枪……我确保警察一直没有找到,抱歉探长,我藏起了证据。”


Mycroft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左手,仿佛再一次将弹夹握在手中,他不记得自己有过任何震颤的毛病,但是,确实,他几乎拿不住。


“那不是真的,子弹不是真的。”


桌下的左手悄悄握合,他笑了,他的妹妹没有试图杀了他。

那个笑仿佛乌云退散那一刻的阳光一样,不是那么热烈明媚,却是干净而又柔软的。

Greg感觉自己似乎被照耀着,那么轻松和温暖。

*
*
*
抱歉改了剧情,_(:з」∠)_但是就是接受不了Eurus可以毫无表情地看着Mycroft死。

*
*
*
昨天超感更新了,跳跃!!!转圈!!!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