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Ozymandias 第七章

(六)上

(六)下

(五)

(一)


格雷格 | Greg
————————————

Mycroft又一次询问自己为什么来了一个他以为永远不会来的地方,又一次无奈地回答自己,这可是探长的要求。

这还得归功于早上的那通电话,那是他们三天来第一次讲话,Mycroft忙着尴尬没有想起来使用演绎法,而Lestrade拒绝透露地址以外的任何信息。

所以,Mycroft现在,穿着一身得体的三件套,站在伦敦警察训练中心(我编的)里一个类似于休息厅的地方,之所以说类似于,是因为它杂乱的程度让人怀疑在这里能否得到任何休息。

身旁,年轻的警察或者准警察们穿着作训服或者宽松的运动装,从他身旁断断续续走过,或大胆或低调地但都是好奇地打量着他。

他有点好奇他们得出的分析结论。

一个警察告诉他探长要迟一会到,他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这对他目前的心情可没有什么帮助。

说实话,他还有一些不安甚至可以说有一点害羞。

这三天,他忙着把布菲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从黑暗中拽出来,抖落干净。他不能允许探长有这种程度的潜在威胁。他一忙起来就“忘了”和探长联络。

“Mycroft.”探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天啊,告诉我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Mycroft绝望地在心底挣扎。

Mycroft转过身面对探长,几乎是无措地对上Lestrade的眼神,天啊,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程度的情感问题。

探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尴尬,虽然Mycroft严重怀疑这个。但是Lestrade只是简单地跟他打着招呼,没有提起任何他的情感问题。

Mycroft感激这个。

“现在可以告诉我找我来的原因了吗?”

“当然,我其实是想找你帮忙。”

“什么忙?”

“emm……你听了别生气。”Lestrade声音弱下去两度,这不是什么适宜公开的对话。并往Mycroft的方向倾身,这绝对入侵了Mycroft的私人空间,但显然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

“探长,我不做任何保证。”

“好吧,就是……还是那个布菲……”

一听到这个名字,Mycroft的额头就皱了起来,看来探长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了。

Lestrade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Mycroft,“怎么会有人认真起来这么帅。”一句话不知道从心底的哪个角落冒出。Lestrade急忙踹了自己内心的OS两脚,让他安分些,好继续这个对话。

“咳咳,我前几天调过一个流浪汉的资料,但是那份资料太干净,所以我怀疑警局内部有人改过。如果能找出那个人,证明篡改过,我们就算是有一个线索了和一个人证了。”

Mycroft的心脏为那个“我们”震颤了一下,他尽力保持表情不变,可是Lestrade……不,Greg离他太近了,他在心底揣摩着这四个字母,Greg,仿佛是世界上最值得解决的谜题。同时,他不需要抬头,那人过分明亮的眼睛和带着一点局促的笑就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和注意力。

“你有什么线索了。”

“10点钟方向,在所有有权限的人里, 那几个人是我排除剩下的。”

Mycroft顺着Greg指的方向看去,三个年轻的警察正在聊天,手里拿着些不知名的饮料。

“你觉得那份资料是什么时候被篡改的?”

“至少在两个月以前。”

“我有一个方法可以快速验证。首先,“无意中”泄露消息出去,说警局几个月前装了试用系统,所有修改记录都会留下来,然后派人盯着他们三个,谁慌了,就是谁。”

“我这就去安排。你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吧。”

有关系!Mycroft在心底大写加粗地喊着。

“让我来帮你吧。”

Greg还没有回应,Mycroft长腿一伸就走向那几个人。

在Greg准备开始看好戏的时候,Mycroft就回来了。Greg心想不会是没搞好吧,他决定好好安慰一下Mycroft。

“中间白T恤那个。”

“哇哦。”

“我是MI5的长官。”Mycroft一脸“你不该这么惊讶,这是对我业务能力的侮辱。”

Greg摸了摸鼻子,心想Holmes全都一样,外表高傲成这样,内心不知道怎么开心。

“啊,差点正事忘了。”

“什么?”

“就是带你来这的理由啊。”

“我还以为……”

“那个只是顺便,还有更重要的。”

Greg一脸兴奋,Mycroft有种不详的预感,特工的直觉告诉他,跑,赶紧跑。

但是,和上次一样,Mycroft所做的挣扎只是一声

“Greg。”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