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Ozymandias【第四章】

(五)

(三)

(一)


福尔摩斯 | Holmes
——————————

这章宠麦的小夏上线~( ̄▽ ̄~)~探长依旧甜~

*
*
*

夜晚,是所有美好以及肮脏发生的时候,情人们牵着手从道路上走过,又或者在浪漫音乐和灯光下共享一顿晚饭。然而,在灯光照射不到的角落,却可能有一具死因未明的尸体。

Lestrade无数次怀疑,警车五彩的灯光究竟是代表希望还是带来绝望?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尸体,属于一个流浪汉,Lestrade知道这类事情的惯常走向,这个流浪汉也许会在停尸房等待几天,可是到最后也不会有人认领,最后还是会由政府出资草草葬在公共墓地里,不会有人出席葬礼,就像这个人从未存在过一样。


警戒线附近传来的骚动吸引了Lestrade的注意力,他转身去看发生了什么。结果他看到Sherlock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所有在场的人甚至不去努力藏起自己的笑,Lestrade咳了两声试图不要笑得太夸张。

Sherlock则是忽略了全部人员,径直走向尸体查看起来,脸色竟然有些严肃。军医照例跟在身后,走近时向Lestrade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和我想的一样。”

Sherlock的语气里一点也听不出得意或者嘲讽,一点也不像每一次他推理结束后的口气。

“所以,为什么这个流浪汉还引起了你的注意?”Lestrade还是决定问问。

“这不是第一个,你还记得两天前那件案子吗?”

“两天前……那个外贸公司女职员?她不是被证明是心脏病吗?”

“如果你注意看她的右耳后面,可以看到一个注射过的针孔,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具尸体上的一样。”

“但是,解剖并没有找出任何问题。”

“是的,没错,要想达到这种程度,并非是不可能,只是需要大量的金钱。再者,女职员的身份的MI5特工,那群人是不会让你查出任何东西。”

“MI5???”Lestrade和Watson几乎同时喊出来 。

Sherlock翻了个白眼:“那很明显。”

“但是……他们怎么做到的?”

Sherlock调整了自己的站姿,似乎已经不再听人说话。“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该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用一种极其昂贵的方式杀一个毫不重要的流浪汉。”

“我们伟大的侦探是算错了什么数据吗?你的演绎法没告诉你基本常识从楼上跳下去会摔断腿吗?”刺耳的声音打破了三人间的沉默,是多诺万。

Sherlock并没有回应,他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

Lestrade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摔下去是为了追一个人,那个人是特工案件的线索,你今天瘸着还要来案发现场,是为了这个流浪汉。为什么?Sherlock,回答我,为什么?”

Lestrade几乎是喊出来的,大家不明白为什么探长突然失控。

“探长?”多诺万先出声问。

“闭嘴,滚去做你的工作。”Lestrade毫不客气地打发掉多诺万。

军医有些惊讶Lestrade竟然也会这么无理,忍不住小声提醒Sherlock。

Sherlock回过神来,不明白为什么Lestrade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怎么了?”

“你在追人的时候犯了一个错摔下去,一个你不会犯的错。”

“每个人都会犯错。”

“你今天还来案发现场,在这种情况下。”Lestrade极其克制地指了一下他的腿。“还是一件你平时不会做的事。”

“这是……”

“不要向我撒谎,Sherlock,为什么这个案子这么重要,为什么你会这么看重这个案子?”

Sherlock呼了一口气,直直看进Lestrade的眼睛。
“我想,你已经猜出来了,不是吗?探长。”

Lestrade撇开头,深深地吸了两口气。

Watson看不懂两个人打着什么哑迷,还是出口问:“究竟怎么回事?”

Sherlock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尴尬地低下头。

Lestrade朝着军医低声说:“能让Sherlock这么在乎,又和MI5沾边的,还能有谁?”


Mycroft


“你是说这两起案件都是冲着Mycroft去的?”

Watson朝着Sherlock问。

“那位特工最近的活动没有任何异常,她的死亡没有任何人收益,而且死亡方式非常精巧和昂贵,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人想让她闭嘴。而她最近的活动没有异常,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换句话说,她没有惹到任何势力,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来自于MI5的内斗。而最近MI5的变动只有一个——Mycroft的休假。所以说,是的。我认为是冲着Mycroft去的。”

“你不打算告诉Mycroft吗?”Watson朝着Sherlock问。

“不,他不需要知道。”出声的是Lestrade,他还记得那晚酒吧里看到的一丝脆弱。

“我同意。”Sherlock点点头算是道别,离开了犯罪现场。

走之前他听到背后传来Lestrade的声音

“我要知道这个流浪汉的一切信息!一切!”


Sherlock停下来甩了甩撑着拐杖的手,那里有些发酸,然后就看到远处一个人坐上了小黑车,精致的西装和裙子,深色卷发。

“那不是……”

“是。”

安西娅

“她来犯罪现场做什么?”

“好问题。更重要的是,她身边的那位男士是谁?”

军医这才注意到安西娅上的是后座,身边竟然还有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显然不是Mycroft。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