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势均力敌(十五)

那双眼睛,又是那双眼睛,Greg控制不住地看向那双眼睛,尽管他知道每看一次就会多沦陷一分,自己的心脏就会多一条捆绑的铁链。每次他以为自己不可能再承受更多铁链,不可能再更渴望,他都错了。

Mycroft朝他走近了几步,

"我们需要一个地方躲着。"

夜晚的伦敦还是有些冷,紧绷的神经忽然轻松下来,让两人都实在地感觉到了这种冷。

"我的公寓还安全吗?"

Mycroft歪了歪头,然后点头。

Greg笑了笑,他知道不用Mycroft的智商都可以知道这个笑有多僵硬。

Greg不能控制自己想念Mycroft,尽管这个人就在自己的一步之遥。他挣扎在靠近和保持不动的两个选择之中,字面意义上和心里意义上都是。

忽然路边灌木丛中有些响动,两人都是一惊,一只白猫优雅的冒了个头,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Mycroft发誓它走之前回头嘲笑了被吓到狼狈的两人。

Mycroft其实没做什么,就是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只是一个长期坐办公室的公务员。但另一面他的大脑要比身体快得多,刚才两秒发生的事情已经像是被录下来一样,在头脑中慢放:

Greg右手探到腰部摸枪,同时转身面对着草丛,略略的屈膝让裤子上有了几丝褶皱,他的左手几乎是立即反过来护在自己身前,离自己只有几厘米,Mycroft能清楚看见每个修剪得当的指尖,像以前一样,他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自己的呼吸似乎成了这场录像的配音,在慢速中还能听到一点心跳。

Greg没有将枪放回去,相反,直接开了保险。

"我们该走了,不能在车附近呆太久。"

Mycroft大脑在一遍遍回放刚才的两秒钟,一遍一遍,两次心跳的长度。

条件反射般,他对Greg的话做出了反应,跟着他从小路离开。

没一会就到了Greg的公寓,几栋歪歪斜斜排列着的公寓楼,外部挂着人工的吊绳充当晾衣架。

Mycroft两次来都是深夜,看到的是这个极其混乱的社区最安静的一面。像上次一样,两人七拐八拐地走进Greg的公寓。

刚刚进门,一声肚子发出的咕噜声就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

抱歉。

两人竟然又同时说,说完又看着对方都笑了。

Greg走到房间另一边的柜子,埋进去翻找。然后从柜子里扯出一包吐司扔给了Mycroft,扯出一条毯子扔在床上。然后又埋进柜子里

"oh,hello!"

Mycroft挑挑眉,好奇Greg找到了什么。

Greg侧过身,超Mycroft扬了扬手中的瓶子,原来是一瓶花生酱。

下一秒,这瓶花生酱也以完美的抛物线落在了Mycroft的手里。

Mycroft找了把刀,随便抹了点花生酱就开始吞食手中的面包。虽然简陋,但是眼前的人可是非常下饭,欣赏着这样的侧影让他的心情都轻松两分。

另一面,Greg从柜子下层拿出一个盒子,一副望远镜和一把狙击枪。

转过身看到Mycroft拿着刀,讶异了一下

How……

然后硬生生得吞下问题,因为问他从哪找到的刀也是白问。那可是Mycroft啊。

Greg站起来,在窗户前架好狙击枪,Mycroft非常自觉地拿起望远镜调好。

Greg的床是靠着墙角摆放,还挨着窗子。所以他就跪在床尾,用狙击枪排除周边隐患。Mycroft坐在床头,靠在另一面的墙上。拿起刀和花生酱专心致志地抹吐司。

在Greg肩线放松的那一刻,正好一片涂抹均匀的吐司就递在他的面前。他调整好坐姿 ,也靠在墙上,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啃完了一包吐司。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