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势均力敌(十四)

车子从公路上行驶过去,就像船从水面上滑过,安静,而且了无痕迹。
车内是一样的安静,只有三个规律的呼吸声。
Greg觉得有些不自在,从他上车开始算起,Mycroft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他们即将要去的街道的名字,之后便沉默下来。

那个街道位于Greg公寓的旁边。司机得了命令之后,便只顾专心开车。Mycroft也回归到严肃的表情,仿佛刚才看到他的轻松只是一瞬间的幻觉。

Greg忍不住看向Mycroft,Mycroft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Greg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以免出卖自己不平静的内心。这让他觉得非常挫败,明明自己要付出那么多努力才可以平静地坐在Mycroft的身边,Mycroft却像是没有任何反映,似乎无论身边是谁都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这不是事实,事实是在Greg看不到的阴影深处。Mycroft的手在一丝丝地握紧。

目的地到了,Mycroft拿走Greg手中的文件夹,把它交给了司机。交代他去唐宁街,确保交给首相本人。

司机看了一眼Mycroft,点了点头。将脖子上戴着的十字架交给Mycroft,犹豫了一下说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请把它交给我的妻子。

然后笑了笑,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Mycroft下一秒就打给了首相,告诉他有一份对付在逃特工的战略部署正在送往唐宁街。在首相有机会插嘴前,又告诉他可以信任MI6,以及自己和Greg必须躲起来,等待这些特工落网。

首相急切地想知道为什么警察会去搜查Mycroft的住所,Mycroft并没有给他机会,直接将电话递给Greg,让他讲解那份企划。

"因为他们对训练方法是面对和反应所以会有一些特殊的迹象可以去追寻,一些特别的可以辨认的行为模式。这份文件就是列出了一些,在这场追捕中他们最可能使用的行为模式……"

司机可能会死,自己可能会死,Mycroft可能会死,尽管Greg在给首相讲解计划,但他控制不住自己想到这些。不由得看了Mycroft一眼。

Mycroft看向Greg,毫无预料地对视,又低头看着手中的十字架,低声默默说了一句"这真是愚蠢而且毫无意义的行为。"然后郑重其事地将它塞进了自己的西装内侧的口袋。

Greg看着Mycroft低下头又转了身,他似乎感觉到了这个背影隐含着的一丝悲伤。

但是下一秒,仅仅一秒,这个背影离开了他的视线,刚刚还在悲伤中的后背被重新隐藏进视线所不能达到的秘地。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看不出表情的面庞,这个面庞属于那个毫无破绽的Mycroft,那个可将世界玩弄于股掌之间的Mycroft。

这个面容说"只要我们活过今晚,便再没有任何威胁。"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