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势均力敌㈧

进门后,两个人都皱着眉脱去了外套,公寓里慢慢充满了淡淡的血腥味。

Mycroft随手把灰色的针织衫搭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好奇地研究起Greg一整面墙的资料,里面夹杂了不少Mycroft的照片。

Greg不自觉地干咳一声,试图拽回Mycroft的注意力。

Mycroft转过身,歪歪头,边拿出急救箱,边说
"那真是令人惊讶的成果,I mean,即使我已经知道你对我的研究有多透彻,但是能亲眼看到还是令人惊奇。"

Greg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他还真没有遇到过刺杀目标夸他调查工作做得好的情况。

转眼间,Mycroft已经收拾停当,Greg顺势接过棉签和酒精,Mycroft坐在椅子上挽起了白衬衫的袖子。

即使智商高如Mycroft,即使能力强如Greg,却都不能解释出两人之间的默契从何而来。

Mycroft在伤口处理好后接手处理Greg的伤口,那要麻烦得多了,在刑讯中产生了各种类型的伤口,一个一个处理下来,是一项繁复的工作。他们移到床边,这样Mycroft就可以坐着来做这份工作。

Greg右手上有一道铁链的勒痕,已经淤青泛紫,Mycroft涂上药膏,用手指在伤口上揉着。

Mycroft低着头处理伤口,他离得太近,以至于Greg能够闻到他的香水味,低调沉稳的木香 ,带一丝茶的清冽,就像一个英国绅士一样。
眼前这个人,绅士已经绅士到骨子里,举手投足都是优雅,可是Greg知道他强势时的样子,知道他掌控全局还游刃有余的样子,知道他的笑中隐藏着多少的危险。

Greg又想到了刚才楼下Mycroft主动"勾引"他的一幕,不禁笑出了声,不知道算不算是Mycroft人生中最不绅士的一幕。

Mycroft听到笑声抬了下头,两人的目光就这么相遇了,突然间,就在仅有几厘米的距离内相互纠缠。

Greg想        "如果不是这个地点……"
Mycroft想   "如果不是这个时间……"

"……我一定会吻他"

两人之间只有咫尺之遥,但是中间却横贯着太多未说出口的谢谢与抱歉。

两人随即同时别开了头,空气中似乎响起一声蹦断的声音。

"明天我就会收网了,再过几天首相就会下台入狱,等到新闻播了,你就安全了。"

Greg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发现更尴尬的事情——只有一张床。

在伦敦寒冷的夜晚,睡地板在Greg没受伤时或许还是一个选择,更别提养尊处优的Mycroft。

两个人默契地一句话没说,默默地各占了半边床,背对背,一夜无话。

Mycroft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Greg就这么听着他的呼吸声,为他们的安全保持清醒。

Mycroft当然知道,只不过他不会去劝Greg睡觉,首先Greg接下来除了保持低调没什么事情要做了,而Mycroft明天还面临着一场恶战,他需要休息。

这样是对局势最有利的,他们都知道。所以,所谓劝人睡觉的话语在他们两人之间只不过是虚伪的客套。

Mycroft所做最多的事情就是戴上面具,除此之外,保持虚伪,假意逢迎也做过不少,当他面对Greg时,他却从不伪装,不需要说任何场面话,甚至可以完全丢掉礼貌。

而对方眼里传来的信任和默契,如此真实。

在他虚伪的生活里,如此真实。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