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势均力敌㈥

唐宁街     Holmes办公室

安西娅一面为mycroft的伤口涂上酒精,一面为Mycroft提供数据,她的手很稳,说话条理,这是她被选中最大的原因—心理素质极好。
但是她的略颤抖的声音瞒不过Mycroft。

Mycroft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去安抚她,她足够强大,她也是目前他可以信任的几个人中的一个。

"这件事绝对不可以声张,人是首相派的。地点选在唐宁街也绝不是巧合。"

"您的意思是?"

"Lestrade,他对我的第一次袭击就在唐宁街,这是他在提醒我。"

"您的意思是?"

"我在唐宁街受过他的袭击,所以我一定会增加防范,那就意味着唐宁街是一个他知道安全,其他人还以为是漏洞的地方。他一定是知道了首相要袭击我,所以假意说出唐宁街。"

"明白了"

"对外说我病了,需要修养,暂时不见任何人。然后叫一个担架来。"

"是。"

一个小时前,Mycroft离开221B,准备回到唐宁街,按照计划,他会在十点整接到电话被告知Sherlock昏倒在公寓,意外的是竟然在唐宁街遇袭,不过正好……

晚上十点十分,Sherlock收到短信被告知他哥哥病危入院,他撇了撇嘴,今晚计划有变。

伦敦街头,救护车呼啸而过,一位明显打过招呼的病人立即被安排入院,私人病房,医生全部签署保密协议。
可是当他们进病房,掀开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人,看到帽子下的一头卷发,他们意识到Holmes家的生意从来不简单。

另一面,近郊,一个左手把黒伞撑在地上,右手拿着根香烟的男人在等待,整片黑暗中只能看到烟的一点点光亮。

路边传来一阵规律的跑步声,男人扔掉香烟,喊了一声。

"Mr.Lestrade."

Greg停下来,喘了口气,似乎有点惊讶看到Mycroft,但是即使是Mycroft,也不能在这黑暗中看懂他的表情。

————————————————————

时间回到晚上十点整。

Mycroft在救护车上时,Sherlock替了他的位置,Mycroft用事先藏在救护车上的装备,假扮成医生。

到了医院后,从后门出去,开上之前准备好的车,直奔近郊。

晚十点,刑讯室

刑讯官和Greg面对面坐着,他们谁也没说话,心照不宣地在等待。

十点十分,刑讯官接到电话,挂上一个极其专业的微笑,向Greg伸出右手。
"恭喜,Mycroft宣布病重,被送往医院。"

Greg握住那只右手,眼光直直射进刑讯官的,里面是遮不住的喜悦。
凭三年来的研究,他知道Mycroft绝不可能受重伤,既然这么宣布,说明他有计划了。

只是让Greg没想到的是,这个计划不是关于对抗首相的,而是关于他的。

——————————————

十点半,Mycroft开上车离开了医院,右手臂上的擦伤有些疼痛,不过现在也顾不上了。

他在离开的前一分钟,给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show time."

十点三十五分,监狱响起警报,夜晚查房时少了一个人,部分狱警散开寻找,部分被分配去再查一次所有人。

十点四十分,Greg被再次查房的狱警打开了监狱门,他犹豫,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27小时。"狱警对他说,就如同被带走那天Mycroft说的一样。

十点四十五分,他被带领躲开所有狱警,走到门口,狱警离开。

门外的那个人,把自己的门卡扔在了Greg脚下,假意巡查,实则望风。

十点五十分,他再次被另外一个人接手,带他躲避瞭望台,每走的一步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直到将他送到监狱的大门下。

所有人毫无关联,举动、行为合理。Greg不禁感叹了一下Mycroft的智商。

十一点整,Mycroft到达目的地,没有熄火,下车,点烟。

十一点整,Greg在最后一个人的帮助下越狱成功,按照他指出的方向奔跑。

十一点十三分,他听到了有人喊他

"Mr.Lestrade."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