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Is anybody waving back at me?

【麦雷】势均力敌

【麦雷】势均力敌
时间:2009年,华生出现之前。
设定:夏洛克在221b做侦探,但是因为性格没多少人上门。
剧情简要:雷斯垂德把麦考夫当做敌人追杀,然后"相爱相杀"的故事。

天气阴蒙蒙的,还刮着冷风,就像伦敦其他364天一样。然而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却已经冷汗满背。
麦考夫面前整整齐齐地摆着几份报告,电脑还未开机,电脑旁是一块提拉米苏,麦考夫拿着一份今天的报纸站在桌前,盯着报纸上的一份讣告。
艾力克·史密斯由于心脏病已于昨日凌晨去世。

麦考夫很少有机会体验现在的感受,那种恐惧和无力。报纸的边角在手指的不安下变得皱皱巴巴。

房间外穿来高跟鞋声,由远及近,一声一声都踩在麦考夫的神经上。他当然知道那是安西娅,他也知道安西娅来的目的。他收了收自己的情绪,安静坐好。

安西娅敲门后进来,看到麦考夫就像以前一样,衬衫马甲,坐在桌前一丝不苟地低头处理面前的文件。看到他抬头,安西娅说:"首相先生找您。"
"好的,知道了。"
安西娅走出去,没有留意到麦考夫由于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指节。

首相房间
麦考夫还没关好门,首相就已经开始发问。
"你看过今天的报纸了吗?"
麦考夫关好门,转身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后坐下,努力忽视那道盯着他的目光,说:"是的。"
"你怎么看?"
麦考夫都不需要动用分析能力,是个人都可以听出首相声音里的恐惧。
"虽然他和…乔伊…,都是退休的特工,但我认为他们同时死去只是个巧合。"
首相的恐惧明显缓和了许多,"可他们不仅仅是随便什么退休特工"首相灌了一口威士忌继续说,"他们参与过……那件事。"
是的,他们参与过那件事。

如果……这是一次复仇或者一次灭口……

"我一直在监控着当年参与过的人,我认为他们的死亡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麦考夫没有说出口的是(这才是恐怖的地方,无论是谁,他躲过了麦考夫的监控,杀了人。)
所以,确实是自然死亡?
是的,我确定。……如果您不放心,我可以去尸体那里确认一遍。麦考夫说完还加上了一个自认为绅士的微笑。
那再好不过了。

麦考夫走出办公室,心里咒骂着,去个鬼,他确认他们不是自然死亡,有人谋杀了他们。

两天前,乔伊死亡时他就知道了,常人看起来一切都非常合理,可是,那是麦考夫,他立即加强了另一个特工的监控,却躲不过那个杀手。

麦考夫决定不告诉首相,凶手还不一定知道当年是首相主导的。而如果首相慌乱起来,那不就是不打自招吗。而且,以首相那种性格,只怕伦敦要有一场腥风血雨。麦考夫更希望能安静,快速地解决这件事。更何况……
根据夏洛克的调查,凶手只有一个人。

渐渐地,夜已深了,麦考夫决定回去,他慢慢地走向他的车,车已经在一条街外停好,这是他的习惯,在走向车的过程中,将一天的事情最后再整理一遍。

艾力克和乔伊属于同一个小组,成员共有五个人,他们曾经是传奇。另外三个成员牺牲后,他们便过起了退休的生活。

晚上的伦敦更加安静,唐宁街还要更加安静一些。有时会有一两个人脚步匆匆地走过,风有些冷,前面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麦考夫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羡慕了一下一点也没觉得冷的他。

艾力克退休后,一直一个人,麦考夫一直弄不明白监控的哪里出了问题。

麦考夫的思绪飘到了刚才长椅上的人,他的坐姿显示他在等人,穿着方便活动,似乎不是文职。

麦考夫摇摇头,不明白自己分析他干什么,明明还有更要紧的事需要思考。乔伊的监控失误在酒吧里,可是艾力克更喜欢安静一些,他要比乔伊更好掌握得多。

刚才那个人,他的手放在口袋里,帽子松松垮垮地戴着。等人却不着急,有意思。

研究表明,潜意识的反应速度要比分析更快,所谓的直觉,其实是潜意识分析已经完成而自己没有意识到。

麦考夫突然站住,猛的一回头,看到了枪口。

大家都没有担心过安全问题,毕竟是唐宁街,怎么会不安全呢?而且麦考夫明面上只是一个小职员而已。

那个人带着胸有成竹的微笑。

麦考夫:"格雷戈·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惊讶了一秒,看来我找对了人。
麦考夫:"为什么我还活着?"
雷斯垂德:"首相……他有罪吗?真相究竟是什么?"
麦考夫低了下头,似乎在思考自己答案会造成的影响。

雷斯垂德突然笑了一声,不重要了,麦考夫·福尔摩斯,这是为我逝去的战友,也为我自己。

保险打开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安静的街道下,两人的呼吸都可以互相听见。

麦考夫说:"当年的事情太过复杂……"

他没有完成一个句子,爆炸声打断了他,远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火光,两个人都愣住了。

麦考夫没有回头就听见安西娅的高跟鞋声向他狂奔而来。

他对雷斯垂德喊道:"快走!"

一回头的工夫,雷斯垂德就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没人看的话我就自己默默弃坑了。)







评论(4)

热度(64)